-Timos&Air-

粉丝数我也看不到那就好了

沙雕文学2.0长得俊的早晨(一发完)


既然要发糖就多发一点好了。(所以还是加量版的?)
是的你没看错,这玩意居然还有第二部。依旧淋文笔,梗随缘。(有点儿异正)

沙雕文学1.0:
http://times914.lofter.com/post/1f32d213_ee6d1a88

DAY4+DAY5

制霸皮一下之后变得很烦恼。他昨天才和他的可爱甜心小柚子浓情蜜意告了白,甚至一起洗澡脱衣时因为控制不好连结而拥抱N次。一夜春梦后,林彦俊醒来发现旁边多了个孩子……

孩子?!汪德发??!

这是什么东西!为什么长得那么像尤长靖!话说回来,他的尤长靖呢??!!

那个眼神湿漉漉的奶娃看起来也就四岁半,脸上带着和尤长靖一模一样的粉红睡晕,小圆脸颊肉嘟嘟,看着林彦俊,张嘴奶声奶气叫了声“哥哥”……未免可爱到犯规了吧!!!!

林彦俊的神情突然变得珍重,把床上的小孩子抱了起来,不知如何是好地拍着孩子的后背轻声安慰着。
“小朋友,你知不知道尤长靖葛格啊?”
小孩子呆萌地摇摇头:“我只知道我是你们自未来穿越而来的孩子,不知道尤长靖葛格只知道尤长靖粑粑~”

林彦俊:“不对应该是麻麻啦~”
尤长靖:(重点不应该是为什么我们会有孩子吗!)

队员们一起床就纷纷涌来观看今天橘柚宿舍又出了什么新的幺蛾子,打开门的瞬间,林彦俊抱着小孩的画面无疑刺痛了每个人的神经。

小鬼:“这是什么父慈子孝的画面?”
范丞丞:“……尤长靖是把孩子留给你一个人跑路了吗,这剧情太苦情了吧!”
Justin:“看得我都想我爸了……”
蔡徐坤:“我觉得我们应该给孩子起个名诶。”
王子异:“看来林彦俊今天要当奶爸喔。”

陈立农:“所以你们都没看出来这个小孩就是尤长靖小时候对吗(=_=)……”

林彦俊迅速捕捉到了一条重要信息,眼神骤然发亮“是的!我要给他起个名字!橘子和柚子生下来的那就叫橙子吧!”

朱正廷:“(所以选择性忽视了农农说的话吗!)”


不得不说,小橙子不仅要求很多,还嘴炮一流,跟着林彦俊狂叫麻麻,还不准他生气,搬出“我是小孩诶平常尤长靖粑粑都很宠我的!”,让林彦俊每每只能投降。
于是这一天几乎都用来完成小橙子的各种心愿了,林彦俊感觉自己痛并快乐着,至少爱的是自家的宝贝,虽然这简直比训练了一天还要累。

晚上。
“麻麻我想听故事了啦!”
林彦俊困得不行,一手抱着小橙子,打开手机准备读一段。
“不行,这样手机很亮我会睡不着。”
林彦俊乖乖放下手机,临时编了点关于小狗冒险的故事,居然最后还把故事圆了起来。低沉的嗓音像是奶油蛋糕上的泡沫丝绒,带着甜人心魄的共振。小橙子窝在林彦俊怀里,咂巴着嘴满意睡去。


第二天。
尤长靖是被林彦俊用枕头锤醒的。
尤长靖睁开眼第一句话就是“啊啊啊啊我错了林彦俊我错了!!!!!”
已经缩成四岁孩子大小的林彦俊两条短短的手臂举着枕头,用奶音凶狠控诉:“厉害了啊尤长靖,所以我们没有来自未来的孩子咯?”
“鬼才会信穿越来的孩子这种话啦!!”尤长靖没道理比一个四岁小孩气场弱,挺起胸膛反驳。
“那又怎样你还我小橙子!!!!”林彦俊愤怒尖叫。

门外七个人开启房门,看到的是尤长靖在和一个四岁小孩暴风互掐的情景,Justin当场表示不想爸爸了。
陈立农:“……不出所料。”
蔡徐坤:“所以今天是什么,葡萄柚还是小芦柑?”

尤长靖忧心忡忡地把缩小版林彦俊带出房门。
范丞丞:“愣着干什么,快给小孩子弄早餐!”
尤长靖不服:“他自己明明知道……”
范丞丞:“可他毕竟才四岁!想想昨天林彦俊是怎么对你的,他当时可是个模范父亲呢!”

尤长靖被说得心头一融,赶紧去煮早餐给林彦俊吃。

林彦俊冷淡看了眼面前的面条:“太咸了。”
“……林彦俊你甚至没有动筷子。”
“但我知道你做的还是成人口味,四岁小孩的健康成长不需要这么多盐,谢谢。”小孩的脸很臭:“想想昨天我是怎么对你的。”

尤长靖脸上含着巨大假笑,返回厨房。

终于吃完一顿适合小孩的健康早餐,林彦俊擦擦嘴,把纸团扔进垃圾桶:“尤长靖,我要洗脸。”
“昨天是我自己洗脸的好吧!”
表情瞬间变得阴郁:“小橙子……”
尤长靖一个箭步就跑去放热水。

“尤长靖我要看你手机。”
“不要乱翻大人手机好吧。”
“小橙子……”
“你看!给你看还不行!!”

林彦俊看着尤长靖的手机,笑容显露出孩子不该有的变态。

就在九个人一起练习舞蹈的时候,偌大的练习室传来莫名其妙的奶音:“我是从未来穿越回来的小橙子,我的爸爸是林彦俊,我的妈妈是尤长靖,我还有一个兄弟叫葡萄柚……”
“谁的手机?”助理蒙圈。
尤长靖面如死灰:“我的。”

晚上,大家纷纷成对进入自己房间时,只有林彦俊迟迟不走,坐在阳台上看风景。

尤长靖突然觉得,帅(gong)可能是一种气质,就像他以小孩子的姿态坐在那,也会自然而然散发帅气,乘着夜风将魅力裹挟而来,让尤长靖觉得每一秒都在他的帅气里沉沦……
林彦俊掏出自己的手机按了个号码,尤长靖刚觉着哪里不对,自己的兜就欢快地跳动起来:“我是从未来穿越……”
“( ꒪Д꒪)/林彦俊你幼不幼稚!!!!”

林彦俊回过头,冲他哈哈笑:“那你说你幼不幼稚,我们还不是一样。”
边说着就从阳台上站起,突然发现自己这样走过去并没有180+那样有令对方臣服的压迫感,遂放弃。

尤长靖反而一把将他抱起,就像妈妈教训宝宝一样,拍打了一下小屁股,强行拉灯晚安。
黑暗中,林彦俊顿时感到脸上有点挂不住。



DAY6

被雷劈的第六天。

睡地迷迷糊糊的尤长靖拿开勾住自己脖子的一只手,抖掉挂在他腿上的两条腿,又掰开环着他腰部的双臂,再挣脱不知怎的被他夹在腿间的一条腿后,尤长靖终于发现哪里不对劲了。

尤长靖睁开眼,面前是林彦俊放大的帅脸。
尤长靖转过头,面前又是林彦俊的帅脸。
我的老天野啊,纤细的我被帅气包围了啦。

队员们明显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当尤长靖牵着两个林彦俊出房间的时候,大家的脸上都不约而同流动着惊恐万状的气息。
然而惊恐万状逐渐变成了怜悯,尤长靖被盯得发毛,赶紧把那些视线都哗啦啦挥开。

王子异非要在小尤生气的边缘摩擦,走过去拍拍他的肩:“机会难得,记得护腰。”(缺少生活的毒打.jpg)

队员揶揄的视线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两个林彦俊无论是外貌还是性格都一模一样,包括都占有欲同样强得要死。陪着其中一个,另一个一定会吃醋生气,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演变成两个林彦俊都在生气的状态……

尤长靖:(;´༎ຶД༎ຶ`)为什么老天爷不变出两个我!至少我很乖啊!

可怜的尤被两个橘子夹着,欲哭无泪:“好吧,怎么才能让你们和平共处?”

橘A:“因为我们……”
橘B:“都需要一个……”
橘A:“完整的尤长靖……”
橘B:“所以除非……”
橘A:“你变成两个。”
橘B:“可这几乎不能做到。”
橘A:“所以亲我们一下就行。”

王子异:“我的妈,这讨个吻也太拼了。”

橘A:“噢你别忘了王子异……”
橘B:“那天你惹朱正廷生气时……”
橘A:“对着他的房门……”
橘B:“唱了一晚上《漂亮的妹妹》。”

王子异:“好烦,尤长靖快亲他!”

被亲一次的两位林彦俊都能够安静至少十分钟,但十分钟之后就会又陷入“你干嘛不理我”“过来到我这边啦!”的拉锯中。就在尤长靖受不了过度的榨取(?)要爆发的时候,两个林彦俊不烦他了,反而是凑在一起你来我往讨论些什么。

这下子寂寞的就是尤长靖了,好啊你个林彦俊,两个人都分不出时间陪我w(゚Д゚)w
“你们在……”

其中一个橘回头和他解释:“我们在讨论一个严肃的问题……”
另一个橘B也接着解释:“因为你知道的,我们身上发生的一切根本不符合科学,所以……”
橘A:“有可能我们只是处于幻觉中,自从那次雷暴后,我们就一直沉(就在我写到这里的时候我看到了电视上的披萨广告!卧槽!橘柚在我的电视上发糖我要晕倒了!!!!!!他们真好看!他们是神仙谈恋爱!!!!!)浸在幻觉里……”
橘B:“甚至……可能这幻觉里……其实只有我一个人存在……”
橘A:“我们商量了一下,为了证明我们的猜想……”
橘B:“趁着我们现在有两个人,机会难得……”
橘A:“我们计划让其中一个人自杀……”

尤长靖吓得扑上去抱住两个人,拼命摇头:“不行不可以!!!!不可以死!!我不要你们任何一个人离开!!”
眼泪水不知怎的就像往外冲,尤长靖都没意识到自己哭了,直到两个林彦俊同时深情拥抱了他。

“小尤别哭了我们会心疼的……”
“……我们只是商量一下又没要立刻做。”
“无论怎样我都会先尊重你的意见。”
“无论怎样我都不会选择轻易离开。”

朱正廷:“(;´༎ຶД༎ຶ`)我以后再也不让你唱《漂亮的妹妹》了。”
王子异:“你懂我就好……”

陈立农:“是的,因为可能一个林彦俊死了之后,明天醒来可能会发现你身边睡着半个林彦俊。”
林彦俊:“……有道理。所以尤长靖今天还要委屈一下和我们俩睡一起,因为你估计不想看到半个我在床上……半个我在客厅。(陈立农从今天开始你是我最好的兄弟)”

夜晚准备熄灯前,七位队员挨个对尤长靖鞠躬说辛苦你了,也成功挨个被小尤猛砍手刀。
然而关上门的刹那,尤长靖还是忍不住对自己说一句“我真是太辛苦了”,两位制霸在床上等他,尤长靖冷汗直流地躺在他们之间,迅速被两只八爪鱼缠住。
“不对这不对!万一明天醒来发现我和你们长在一起了怎么办!!”尤长靖灵机一动。
来自林彦俊的双重嘲讽:“呵。”

八条肢体缠住了他。
“小尤晚安,就这样……”
“晚安小尤。”

“晚……晚安林彦俊们ಠ_ಠ。”
本来在三个人的睡姿里呼吸困难的尤长靖还想看看第二天到来时他们是怎么融合的,但十二点刚到,尤长靖就突然失去了意识,陷入梦境。


DAY7

尤长靖做了个梦。
梦到自己周围是五彩缤纷的泡泡,身体漂浮在天上,他大声喊着林彦俊的名字,四肢努力划动,企图在层层叠叠的泡泡雨里找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我在这。”
被人从背后拥抱,尤长靖刚想说我好想你,就不小心被这股安全感拉入了更深的梦境。林彦俊在吻他。

“尤长靖,小尤,醒醒。”
尤长靖骤然清醒,睁开眼呆呆看着林彦俊。

“我……”我在梦里要说什么来着……尤长靖哑口无言。

“等一下下给你看个好玩的东西。”林彦俊把他拉起来,弓身跪在他身前,仿佛在心里默念着什么。尤长靖看到他脑袋两侧长出闪着红光的山羊角,双目变为隐隐的猩红,露出的微笑里藏着四颗犬齿,不畸形,反而把尤长靖差点帅到脑子短路。
接下来林彦俊的重头戏来了。背后不知从哪炸出一对黑色骨翼,慢慢伸长延展,起码三米多长,颇有活力地抖动收缩着肉质翅膜。

“所以你你你你今天是恶魔?”
“显而易见。”
“那么我是什么?”
“或许是一个被恶魔诅咒的普通人?”林彦俊挑眉,随手召唤出一柄亮红色长叉,歪头邪笑着想找点什么东西叉一叉。
尤长靖一个激灵,觉得后背痒痒的。
“等一下!”尤长靖背后立刻涌出一对白色羽翼,把身体都顶了起来,整个人摔进林彦俊怀里,埋着头无辜地拍打着翅膀。
再抬头的时候,一顶金黄色光圈悬在小尤的脑袋上方,看起来圣洁得要命。林彦俊看着他可爱的模样发了会呆,然后迅速在他唇上嘬了一口。
“很高兴你现在已经很适应我吻你了。”

尤长靖被点破心思,红着脸闹别扭:“没有更进一步了!!”

“噢等等,尤长靖,我觉得今天可以假装我们恢复正常了。”林彦俊突然严肃:“队员们被我们惊吓了这么多天,是时候解放一下紧绷的心情。”
这个提议获得了尤长靖的热烈呼应,两个人不禁为自己的机智热烈鼓掌。

所以关于翅膀的使用,就留到了辗转奔波后,夜深人静的时候。
林彦俊和尤长靖互相依偎着睡下了,一切看似平静。
突然小尤的肚子被戳了戳。
“想不想?想不想嘛~”
尤长靖张开眼,面前就是林彦俊兴趣盎然的笑眼,帅到只能点头。谈恋爱要紧,原则去他妈。
两个人小心翼翼避开沉睡的队员,一起去住宿楼的最高处。
林彦俊身子一晃,两扇骨翼就将他带上了天空,来回盘旋了两周,突然沉下来牵住尤长靖的双手。
“我不行啦……”尤长靖看看楼下的车水马龙,不免怯足。
“你可以做到的!我会保护你。”林彦俊双目闪闪发亮。
也就这么心一横,白色的翅膀扑啦啦拍打,以颤颤巍巍的姿态,天使尤长靖与恶魔林彦俊一同浮上夜空。
两个人渐渐松开牵住对方的手,一前一后在城市的楼宇间穿行停泊,林彦俊时不时尝试旋转俯冲等等高危动作,尤长靖被他吓得简直想掉毛。

“尤长靖,我会一直记得这天!”林彦俊笑着牵住他,在黑色夜空的滚滚气流中,衣服里灌满了清爽甘洌的风,恶魔角上的红光和发丝都随风飞舞,让尤长靖为之倾倒,却不知道自己在林彦俊眼里也是无与伦比天下独一的可爱鬼柚子精:“我会记得这天,你和我,在这片没人知道我们来过的地方,一起自由自在……”

尤长靖呆呆地看着他,差点忘记拍打翅膀,被林彦俊一把拉进怀里,双手就这么自然而然地勾住他脖颈,闭着眼感受不同于城市之间的、涌动的上层风。

“……我想和你一直自由自在下去,尤长靖。”

林彦俊怀抱里的脑袋抬起来,主动吻了他。

“只要我们在一起,就可以……因为林彦俊你知道吗,”心里有股冲动,尤长靖想把心里那股令人掉泪的、毫无瑕疵的温暖和战栗,都言简意赅地倒个干干净净、一点不留。
“你就是我的唯一乐园欸。”

-2.0END-

评论(6)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