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os&Air-

粉丝数我也看不到那就好了

长得俊的早晨(短/沙雕/一发完)

可能是500fo福利,发个糖糖吃(˶‾᷄ ⁻̫ ‾᷅˵)

沙雕脑洞,全员入镜,没有文笔,不对文中任何沙雕行为负责。



这种事情怎么怪老天,是尤长靖和林彦俊整天连体婴似的黏在一块儿走道,或许连老天都看不下去了。
于是某个明明两个人都有伞却合撑一把的暴雨夜,天公降了道雷。两人同时挨劈。
两位旁友在无人的人行道上躺了好久,接着相继爬起身,互相搀扶着,消失在茫茫雨幕。


尤长靖:“陈立农我被雷劈了!”
被搭话的人还在到处找自己的刮胡刀。陈立农漫不经心嘟哝一声“可能是报应吧”就淡然地与他擦身而过。

“林彦俊你身上怎么这么潮,两把伞不够你打啊。”王子异弓身擦着头发,从热气飘飘的浴室里出来“去洗洗。”

林彦俊:“洗了我就输了。”
尤长靖:“???”
林彦俊:“天要害我,我要逆天而行。”
尤长靖:“(我到底该不该保护弟弟心中的美丽世界)”
尤长靖:“我这就监督你洗,明天还有活动,我们不可以生病。”
林彦俊:“不洗。”
尤长靖:“去,洗,澡!”
林彦俊:“好。”


从朱正廷那里要来了蔡徐坤要来的陈立农整理出的日程表后,冒着热气儿的小鱿设置好闹钟,和冒着热气的小橘一起钻进了被窝。

尤长靖睡觉不算乖,有点无伤大雅的哼哼唧唧。在墙上的指针指向十二点时,尤长靖的哼哼突然消失了。



DAY1

林彦俊提前闹钟一分钟醒来,手速极快地闭着眼找到尤长靖的手机,开锁,解除闹钟,接着反身去叫醒睡在身边的——
林彦俊。

一声撕裂长空的“我操”响彻宿舍。

林彦俊喊完,疯了似地滚下床,惊恐万状地贴紧房门,几个深呼吸平复心情后开门去和其他七个队员解释情况。

在他小心翼翼开门的时候,不熟悉这个身高的林彦俊很顺利地蹭倒了床头的防蚊喷雾,发出不大不小的咣当声。
尤长靖在一声低沉的呢喃后苏醒,这时候门外小鬼敲了敲门:“尤长靖你鬼叫什么,林彦俊终于对你下手啦?”
小鬼刚打开门,就看到“林彦俊”躺在床上惊恐地看看他又看看门边的“尤长靖”,接着发出了低沉的、无法遏制的、撼动大地的超长尖叫。
纵然是嗓门巨大的小鬼,也在这魔鬼般的尖叫声中面如死灰、黯然下跪。
小鬼:“我……我操……合着是尤长靖你把林彦俊给办了?”

林彦俊看着自己的脸尖叫完毕,同样(被丑到)面如死灰:“等大家都起床了再解释。”


一脸嫌弃的“尤长靖”扶着缩头缩脑欲哭无泪的“林彦俊”,这就是围坐周围的七个人的视角。
诡异,非常诡异。

陈立农一语道破:“你们该不会是被雷劈一劈,然后灵魂互换了吧,这么玄幻喏?”
蔡徐坤:“虽然不太能接受但好像事实就是这样。”
Justin:“而耳膜剧痛的我,又做错了什么呢。”

林彦俊总结,该上班的还是要上班,就算以后都不能复原,但起码他们人都还在,还是一个整体,要把日程都做好。
没说给尤长靖听的是,在林彦俊眼里他们都这么亲蜜无间、水乳交融,换不换灵魂基本没差嘛!

这种秘制自信在五分钟后被彻底抛弃了。

这位朋友搞不好连助理都瞒不过去。
“不要!~面包要给林……尤长靖吃啦,今天尤长靖想吃面包……”尤长靖越说越慌,整个人都有点儿耷拉,看得披着尤长靖皮的林彦俊不断扶额,小声贴在他耳边附议:“(噢草为什么我跟他说话要垫脚)我说啊你今天就少说点话,特别是不要说key太高的。”

尤长靖闭着嘴巴眼神笃定。九人一同向机场进发。

送机少女们等着他们,林彦俊怕尤长靖又出岔子,赶紧贴在他后面,全副心思都放在尤长靖身上,周围涌动的尤妈不禁感叹:
“尤长靖真是和林彦俊越来越像了。”
橘妹:“我看是林彦俊和尤长靖越来越像了。”
长得俊女孩长叹:“他们真是和对方越来越像了!”

好在今天是做预备工作,偌大的舞台前并没有观众,有的只是走来走去稀稀拉拉的工作人员。林彦俊和尤长靖互相熟悉熟悉对方的走位,一来二去便可以顺利跳完编排了。

突然间,尤长靖的表情变得深沉。

林彦俊:“怎么了。”

“我想嘘嘘。”

“你变成我到现在八个小时都没上厕所?”
“谁上机之前要喝那么多水啊!”
“还有,你有的我也有,要去就去问我干什么?”
尤长靖脸涨红:“我……我不好意思碰你的……”
“噢~”林彦俊笑容突然邪恶:“要我给你把着的意思。”
尤长靖惊恐万状,飞也似的逃进厕所。

林彦俊:(看到自己那么娇羞脸,真奇怪)
尤长靖:(我邪笑还蛮帅的诶)

无论如何,这一天就在排练和录音中度过了,经过一天的“打仗”,两个人都因为熟悉对方的工作环境而精疲力尽,夜幕降临便双双坐上保姆车,九个人回到宿舍便倒成一团。

“那个……林彦俊,你介意你的身体一天不洗澡吗?”

“不行,把我的身体洗干净。”林彦俊指指浴室,早上没有命令他洗澡就是最大的仁慈。

“我……那我的身体不用洗澡,可以吗……”
“不行,我汗多。”林彦俊表情平静:“如果你想亲手洗你的身体的话我也不介意和你一起进浴室。”

Justin:“我耳朵要瞎了啦。”

看着两个人拉拉扯扯进浴室的样子,范丞丞抬头纹肉眼可见地增加:“……为什么我觉得他们很甜蜜的样子。”(众人:你不是一个人!)

但愿这只是一场梦。半夜红着脸熄灯的时候,明明在一起睡觉是最普通不过的事,尤长靖却突然心率不齐,想起自己从前说的“他好帅哦,我感觉我少女心都出来了耶~”,欲哭无泪地咬被角。

林彦俊看着他烧红的脸颊,噙着微笑转过头去。
“晚安。”


DAY2

啊……头好晕,我是不是要感冒了……
肩膀好酸……
尤长靖晕晕乎乎坐起身,按掉闹钟,独自去洗漱。
视角恢复正常,他迷糊着眼用手挠挠肚皮——嗯,腹肌也……正常。看来这个神秘雷暴产生的法术是消失了。
在洗手台前低头挤牙膏的刹那,他双手的牙膏牙刷哗啦啦掉了一地。
他的双手是蓝色的。对,和手上那管饱满的高露洁牙膏一样!是蓝色的!

“林彦俊我变异了啊啊啊啊啊!!!!!”

可怜的Justin又一次被高音尖叫震下床去。
小鬼冒出头来:“这次是林彦俊办了尤长靖还是尤长靖办了林彦俊?”
范丞丞冒出头:“都不是。刚刚有个小蓝人跑过去了。”
陈立农冒出头:“啊?小男(lan)人(len)?小个子的男人吗?谁啊?”

大家齐聚卧室门口,看着床上的大红人八脸懵逼。没错,是字面意义上、物理意义上的红色的大红人。

林彦俊睁眼了。
林彦俊平静地直面八张震惊脸。
林彦俊抬起手放在眼前看了看。
嘴里默默飘出一句“艹”,他翻了个身继续补觉。

“所以今天换主题了?丛林冰火人?”蔡徐坤匪夷所思。
陈立农附和点头。

“完了,要不要帮他们请个假……”
“等等,好像不用。”尤长靖清脆的声音响起。

大家回头看,尤长靖的肤色正常了,白白净净又可爱。“我发现这种是可控的,蓝色应该是变身体。”
林彦俊:“也就是说今天可以正常去舞台了,感谢上帝。”

警报解除,众人嘻嘻哈哈地抢占洗手台去了。林彦俊看着尤长靖笑了笑,伸手——
烧掉了尤长靖的胳膊。

很好,现在是九脸懵逼了。

尤长靖的胳膊就在林彦俊的手撩过去的一刹那,发出哧哧哧的声音并冒出大量蒸汽,尤长靖的胳膊就这样化成浓雾飘散。然后从伤口处涌出源源不断的蓝色水流,填补了整条手臂的空白。
尤长靖看看自己恢复正常的手,噢了一声。

林彦俊不服,伸手去抓他的手。尤长靖刚长出的手又消失了。

“也就是说我今天不能碰你?”林彦俊大惊失色。

陈立农笑得挤出眼角褶儿,拍拍尤长靖:“你俩也有今天。”

林彦俊在新的一天也面如死灰了。他随手拍了拍尤长靖毛茸茸的脑袋,尤长靖的头化成水蒸汽消失了一阵,随后被脖子口涌出的水填回来。
“……林彦俊我希望你刚刚不是想谋杀我。”

林彦俊戳了一下尤长靖的嘴,尤长靖没嘴说话了。

“……林彦俊你这样很无聊耶!唔……你再……我……就……生气了!”

屡试不爽的制霸感觉到了快落。

一行人出发去舞台预备,尤长靖担心林彦俊什么时候撞到他直接把他给燎消失了,回头一直瞪着他看。林彦俊挑眉,举起双手表示无害。
结果尤长靖一对他说话就被戳了嘴。皮一下非常开心。

范丞丞优雅地路过:“你看,林彦俊都堵不住你的嘴。”
“某人的语速和言简意赅的语言质量真的应该向林彦俊靠拢一下下。”小鬼用手比出一小段长度。

林彦俊看着路过的队员,突然歪歪脑袋,把尤长靖带到一边。
“大家好像……”

“大家好像都喜欢怼我啦!”尤长靖委屈巴巴。

“……大家好像都很喜欢你。”
林彦俊的脸罩在后台的幕布影子里,看不太真切,只有目光闪亮如坠星河,不容忽视。
“大家都……喜欢你,只是因为喜欢你而已……”

尤长靖莫名心里一跳,打着哈哈推开他,自顾自往舞台那边走:“哎呀这种事情……魅力太强没办法的嘛。”

“可是我的喜欢,和他们的都不一样。”

听着身后的话,尤长靖背影淡定,步伐漂浮,一脚踩到了陈立农的膝盖。
陈立农:(。・д・)??

今天也平安无事地度过了。
上床之前,尤长靖突然被打通任督二脉,觉得自己有责任给迷途的弟弟约法三章,但看到林彦俊进门的时候又觉得心里一团棉花似的软酥酥,垂着眼说不出话。

林彦俊低头看着尤长靖垂下的长长睫毛,蹲下去找衣服:“我去客厅睡。”

“啊?”尤长靖慌了。

“一切的变化都只限于我们两个之间,我要确定是不是只要我们分开睡,就不会再产生变化。这可以说是……磁场效应?”林彦俊解释不清了,耸耸肩:“再说了我万一睡觉翻个身,你没了,我岂不是吓死。”

虽然给出解释了,但心还是酸酸涩涩。尤长靖抓着被子躺下,连晚安都没有说。
他赌气地想,反正又睡不着,干嘛要晚安。

但指针指向十二点时,尤长靖一下子失去意识、昏睡过去。

林彦俊头枕着双臂,低低地呢喃了一句:“晚安。”
他也在十二点陷入了昏迷。


DAY3

林彦俊一睁眼就看到尤长靖睡在旁边,紧紧贴着他,看起来睡得还挺香,脸红扑扑的。
林彦俊一抬头,接受了七个人的围观。

“你们睡在客厅秀真的合理吗。”蔡徐坤懵逼。

“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在这!”林彦俊急于解释,从毯子里抽身准备找衣服穿。他刚离开尤长靖的怀抱,尤长靖就迷迷糊糊地坐起来,一把将林彦俊又抱在了怀里。颇为依恋地蹭了蹭。
林彦俊起身不成,呆坐着思考人生。

Justin起身鼓掌:“看,那束光是爱情。”
林彦俊这时候脑海响起一句话:就你一天天儿小嘴叭叭的。

林彦俊再挣扎一下,尤长靖就醒了。

尤长靖看着自己如此热情地拥抱着林彦俊,难得冷静了一回:“嗯……林彦俊你没有变红,我也没有变成林彦俊,看来魔法是解除了(昨天你也是这样想的),嗯,就是,为什么我睡在这?”

“不是你自己来的吗?看来我高估了你对我的……”

尤长靖慌忙捂住他的嘴,抱也不抱了。林彦俊不以为意,把企图令他窒息的那只手摘下来,正欲离开——
尤长靖完全不受控制地扑了上去,狠狠拥抱了他。

“OK,看来你是舍不得我走啊。”

尤长靖气鼓鼓地放开:“我才没有!唔……”
这次是林彦俊主动拥抱了他,是呈饿虎扑食的状态,距离近到几乎能扫到对方的睫毛。

Justin:“我的眼睛也聋了。”

经过多次试验(当然试验过程中包含了多次搂搂抱抱),在一旁的陈立农终于总结出:“只要有一方企图断开身体连结,另一方就会把他拉回并拥抱。”

不要紧。林彦俊坦然。相对于前两天,这已经算挺正常了。尤长靖也不得不坦然,再次感慨生活不易。

他们牵着手走上街头。就差举个旗子上面写“出来吧螃蟹!”,双方站姐返图只要有柚必然有橘,索性都不截图了,任你侬我侬的粉色泡泡冲出屏幕。

其实现实是——

林彦俊:尤长靖如果你想解放双手的话,我可以摸着你的腰。
林彦俊:掐着脖子别人会以为我在欺负你。
林彦俊:你能穿个露肩的衣服吗,摸你很累。

尤长靖:住口林彦俊。

林彦俊:……好。
林彦俊:你腰还挺细的。
尤长靖:(⁄ ⁄•⁄Д⁄•⁄ ⁄)住口啊啊啊啊啊啊!!!!

制霸今天份的快落(1/1)

助理看到这一幕很懵,掏纸擦汗的间隙问了句:“你们终于确定关系了?”
林彦俊随口答应一句:“就那样。”
尤长靖:“你们的对话是什么诡异氛围啊!w(゚Д゚)w”
“虽然谈恋爱很好,但是也要注意别太放肆呀。”两个助理欣慰地拍拍两人的肩膀,友情提醒让他们今天多呆在车里。
于是害羞的尤长靖就一直把林彦俊扣在车里不让走,反正林彦俊宅男体质,喝喝水吃吃面包解闷,乐得清闲。

过了会儿,大家都下车去了,没叫他们俩。

尤长靖脑袋靠着窗:“我昨天晚上没睡好。”
林彦俊点头:“我也是。”
“明天会是什么?”
“不知道。”林彦俊眯着眼睛看窗外,水瓶在骨节分明的手指里咔咔作响,现在尤长靖不用看着它眼馋了,因为另一只手正牢牢握着他的,温暖坚定,来回摩挲……等等。来回摩挲?
“啊啊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尤长靖脑子一空,把手抽走。
“知道啊。”林彦俊突然被一股拉力拉到与尤长靖拥抱,不禁挑眉:“我还知道,现在就剩我们两个人了。”

话一出口指向性太明确,尤长靖又不敢松手,又怕对方松手,委委屈屈地低着头,林彦俊那股好闻的味道就随动作袭来,暖融融包裹了他全身,只感觉风雨欲来,那层没被戳破的薄薄窗户纸哗啦啦作响。

“欸,这位头脑宕机的朋友”林彦俊凑到他耳边:“请问你知不知道,柚子什么时候才和橘子谈恋爱啊?”

-END-


沙雕文学2.0

DAY4-DAY7:

http://times914.lofter.com/post/1f32d213_ee6e6948

评论(8)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