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os&Air-

粉丝数我也看不到那就好了

【泊秦淮】Phoenix逾时不应(上)

【GV男y大田
【毛片公司老板韩沐伯

【道德都喂狗了啦!

【各位老板求您看看吧,我真的用心写了ಥ_ಥ

-

我是一个Cody, GV Cody。

地铁很挤,除了孩子啼哭的声音就是每个人若有若无的低气压和抱怨。玻璃窗外是黑色,好似我们自永夜奔袭,又往永夜去,只有手里的iPhone x在忽明忽暗。

为了生活我不能露怯,每个细节都得小心应付,见惯了铺天盖地的骚言浪语流言蜚语,为了在新进的狗屁公司有个漂亮的圈子,我其实没从网路的喧嚣里回过神来。大家都不会回过神来的,手机里疯了似的弹出微信消息,讨论进入白热化——有人在爆料了。

爆料这种东西哪里稀奇,就是日常在做的东西。
进前公司时也是那样,秘书的一字裙下露出掐痕,福利晚宴多的是中途成对儿溜号的男男女女,谁知道时不时公司楼下冒出的骚动是为了情还是为了钱。倘若诸神有灵,见到人类这副样子都会忍不住把下巴笑掉吧。

至于我为什么离开那个公司,答案很简单——为了钱。

弹屏太多,我把消息划开。大伯,韩老板,我知道他们在说谁,人的皮相也就是那样,群里的各位也早就过了花痴的年纪,一个个恨不得拿刀子把美好的外皮刮下来让腐朽肮脏的东西早日见天,成为狂欢中央那团猛烈燃烧的篝火。韩老板潜人了,就这批进来的人,长得特好看。

群里纷纷议论:公司里那么多女优,无非多搞几次的事,有什么稀奇的。

“还记得这次的GV企划吗?”

浓烈的瓜味从这句暗示里窜出屏幕。我心虚地四处张望,地铁又上下了一波人,浓浊的窒息感又有了丝稍纵即逝的新鲜。
掌握小秘密的人洋洋得意,吊着各位同事的胃口就是迟迟不说话,着急听戏的群众消息弹得比什么时候都快——-GV?男的?

过了两分多种,爆料人的消息才慢悠悠地弹出来。
“没错,被潜的是男的。”

我继续往下翻。
——谁啊?长什么样子?

“脸尖,上镜太美了”
“全身皮肤都白花花的,肤质好得吓人,就是不会笑。”
“真的,拍GV暴殄天物。”

同事们见过形形色色的美人多了,知道那些悉心打光和高额上妆的背后都是些什么糙皮烂骨,能让她夸成这样的肯定非同一般。连我都忍不住心脏呯呯跳。

爆料的小姐妹在我踏入办公室后,以满脸潮红的激动表情和我心照不宣地微笑。新的男y进来后,流程就和演艺公司一样,好好地包装打造,突出优点抓住特色,发挥了最大的潜力拍出片子才有更多人买更多人看。正因为着重培养这批GV演员,我和小姐妹一起被抓进讨论组充当第一对幸运的小炮灰。
现在桌上这些就是我们要带的炮筒。
还真是炮筒,整整一叠个人信息里,备注清一色全是小零。

“怎么没个1啊?”我边翻边问。

她懒洋洋地从鼻孔里出气:“你傻啊,这些AV里的男y操什么不是操,抓过来当活塞,拿份饭钱又不吃亏,凭什么专门找1进来?”

我不说话了,翻动手里的文件,挨个看照片。一张下巴很瘦削,肤色细白无暇的脸出现在透明文件页的空档里,清晰度高得让人心慌,旁边她激动起来,对我挤眉弄眼。
“就他?”
“嗯嗯!”
“是挺美艳的,可惜表情不好。”
头发有点乱,表情郁燥里带着痞气,嘴唇下巴全都绷紧,就算这样也别有一般风情,好像用手指按上他的唇心时,即便瞬间的失神别扭或抗拒都会让人腹下一窒。

韩老板看来不仅没能免俗,眼光和运气也都不差。

接下来两天细雨如丝,窗户上似乎蒙着层迷幻的梦境,雨丝随风飘向任何角落,无处可躲。这两天百无聊赖就和同事们聊天,把天聊尽了就闲着坐在落地窗下,看着穹窿之下的漫天大雨。
雨也有小的时候,小雨就像什么呢,像是一颗颗散落在天穹的雪花,好看是好看,架不住我们都更期望享受晴天。

终于在第三天,我们拿到了一封企划课题,也如愿以偿见到了那个被我们传得神乎其神甚至妖魔化下流化的帅哥本人。

“名字。”我们假装认不清人,明知故问。

他的头发更长了,不免盖住眼睛,显得他眼神更深黯无常。语气平静似乎不想解释太多:“秦奋。”

其他人也挨个问了一遍,都陪着笑脸回答了我们。表面上对每个人都认真负责了,其实我们俩心知肚明要负责的就只有那个秦奋而已,只有这个人是上头指明了要花大价钱包装的,其他都直接走女优的流程,没什么大改动。

他一直冷冷淡淡,嘴唇紧抿着好像很不屑,眼神也不在我们这边,也不看着窗外的雨,只盯着自己的鞋尖出神。
我把文件磕一磕弄整齐。
“都知道是来干什么的吧?”

大家都点头说是,他也点头。

“现在有几个问题,你们自己想走什么路线,姐姐帮我记。还有你,会用嘴吗?”

“不会。”他冷着脸回答得比谁都快。

“用手帮人弄出来过吗?”

“没有。”又是他回答最快。

“有没有xj经验?”我走近他,直接站到他面前,余光是其他小零窃笑的神情:“秦奋,你该不会是处男?”

身后记录东西的小姐妹也噗嗤一下笑出来。都给人潜成这样了还处男,说出去谁信。

秦奋明显有些难堪,白净的脸皮泛出红潮,肉生生的耳朵都薄粉一片。但是抓着衣摆的拳松开了,有些放弃地承认:“不是。”

“脱吧。”
这是企划明确要求的。

秦奋眼神恍惚了一下,最后还是揭开薄薄毛衣,穿过双臂丢在一边,这人做事情也是优雅,就是简简单单一个脱毛衣的样子都比别的小零有气度。修长的手指一粒粒拂过衬衣扣子,半透明的白色小纽扣挨个脱离纽洞,敞露出洁净白皙的大片皮肤。r头本来是乖乖的软软绵绵,因为冷空气变得坚硬,粉瑞樱花似的两点俏生生往外凸。
真他妈的活色生香。
我意志坚定些,回过头去,才发现记录东西的小姐妹已经看傻了,手里的原子笔哒啦一下掉在地上。

皮带铁扣的声音响起,皮质侧面快速滑拉,被我制止。
“够了够了,很好。”
他有点迷惑,把手放下。

“继续,继续脱。”小姐妹声音发抖,带着粘腻的情动气息,引得我皱眉不已,还是打断了这场检验。
“行了,到此为止。秦奋留下,其他人去二层。”

他等人散去,换了个姿势站着,什么表情都没有,远远没有其他几个男孩子左一个姐姐右一个姐姐来得舒服。GV也是服务业,脾气不好在公司里也没人缘,干嘛非要这么高傲自大呢,被潜的孩子就是些明日黄花,现在一时牺牲换来好的排片资源,等老板玩腻了还是得让位,看着别人后来居上寻欢作乐。
这些东西我看太多了。

接下来的日子就是让他去片场四处逛逛,学学东西找找镜头感,一天下来问什么东西都没学到,镜头感倒是十成十,公司养的小导演没事都喜欢把摄像机对着他,他偏偏在相机前怎么走都有感觉。
这几天我和小姐妹忙着做方案,一遍遍上传,就像是期待代码能run的苦逼程序员。

就这几天里,被潜的大帅哥又有了新的小道消息。别说是小道消息了,就算是明着也能看出来。不知怎的我有上楼去玩过,赫然看见从来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老板韩沐伯在现场旁观拍摄,是AV前面都会有的自我介绍,后面的窗户很亮,女演员的皮肤被照白。
韩老板也很好看,光是一个背影就气质飘飘,面色冷淡,倒是和秦奋同一挂。
他们好像都不开心。

我瞄见韩老板的黑色西裤上有点儿小小的白色块。
回头去看看大帅哥去哪了,发现人戳在化妆室发愣。化妆室的人也喜欢拿他的脸当试验田,现在他的脸上有粉掉了半边。
回忆了一下韩老板裤子染色的位置。妈的,秦奋你还说你不会kj。

策划做得我们心力交瘁。我偏偏还对男男搞这些东西不熟悉,找了一堆什么鸽子啊小拐弯啊蛋啊夹子之类的小玩意研究,思考这些东西该放在什么位置才更让人观感上佳血脉贲张。

秦奋的眼神总是太单纯——也不能说是单纯,而是一种没进入过角色的感觉,他的话语经常带着拎不清现状的冲动,有时候又迷茫着好像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这。
对这样的人做企划,好像在破坏亵渎什么似的。

生活不易,我拿钱也难。

有天大晚上的下了班,姨妈滚滚而来弄得我都没脑子思考些有的没的,赶紧把从二楼借来的小玩意往回送。穿过差不多都熄灯了的走廊,突然捕捉到空气中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女人的鼻子很灵,我尤其。
正因为这样我才要求在一楼工作的。
我蹑手蹑脚往里走,有种将会吃到惊天大瓜的感觉。不见得刺激,反而是……我很忧虑。

一丝压抑又悠长的轻喊。我惊成了炸毛的猫,脚步顿住,一个箭步躲在门后,所幸我回了头,对面的窗户玻璃上映出灯火通明的门内的状况。
白皮细肉的小脸一改往日冷淡,情动地扭曲起来,额发被汗濡湿一缕一缕黏在皮肤上,下巴扣在身上的男人肩头,修长双腿反着白炽灯的光,柔柔地剪在男人腰上。
压着秦奋的那个人就是老板。
吃瓜一点都不好玩,我吓得头皮发麻大汗淋漓。
随着动物似的毫无矜持的快速律动,秦奋身体随波逐流晃荡不休,似乎真的在哭了,嗓子里都是混乱的抽噎声。
“别……哼嗯……”

终于是受不了开始抵抗了吧,真亏得这么骄傲散漫的人能为了拍片资源而委屈承欢。
韩沐伯直起身,秦奋的上肢就酥软无力地散开仰躺在桌面,又露出了那种迷茫的、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里的眼神。
“你为什么还没死……”老板的声音没有感情,甚至带着包藏于调笑下的恨意。

真正的危险来了。我现在连逃跑的勇气都没有。

“不是很能耐吗?现在不求我了。”
老板那活儿似乎很长,慢慢抽出来的时候,漫长的水液粘腻的声音听得我肚子都忍不住开始痛。
那指责里有一点点感情在,好像怨憎都无法畅快。
“杀人犯……”

秦奋眼睛里有东西闪了闪,最后还是闭上了。
“不是我,不是我……”

明天就要开拍了,赶在上镜头前估计保养不好吧,都是肿的也说不定。
拖到后天吧。

-TBC-


(大田宝贝我对不起你!福娃小美我对不起你!!)

第二章:

http://times914.lofter.com/post/1f32d213_12cc77e7

放一个远古秦沐(沐秦)文《limerence》:

http://times914.lofter.com/post/1f32d213_12539e0d

评论(29)

热度(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