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os&Air-

粉丝数我也看不到那就好了

【彩芸追越/晴越】无常相陌(下)(ABO)

*Sunnee(A)x 杨超越(O),姐妹骨科
*王晴(A)x 杨超越(O),非正常“青梅竹马”
*女A有jj设定,高雷飙车
*自产自磕,不吃走哇这个剧情是不会给你带来笑容的!我就是想把土创强A和小可爱凑在一起!

*第一章带土创tag,后面就只带cp tag了,谁看到都随缘。


4.

可能是为了寻找杨超越存在的线索,虽然两家关系已经降至冰点,但王晴始终没有抛开和杨芸晴的贸易往来。
王晴的确有压迫杨家的底气,时间过去这么久,杨芸晴还没有找到王家重压下的突破口,每个王晴要求的场合,杨芸晴都要作为重要投资方参与。

上班的路上,秘书坐在副驾驶,回头去看杨芸晴。
“昨天晚上王晴打电话给我了,我觉得有必要向您说一下。”
“她说什么了?”
“也就那些事……你都猜到的,拉拢我为她提供信息,不过我没那种意思。”
杨芸晴勾唇微笑。“为什么不听她的?”
“一家独大对谁都没有好处”车已到达公司门口,秘书下车为她打开车门:“这个城市需要您和她的制衡。”


5.

杨芸晴来到办公室的时候,王晴正在办公室巨大的落地窗前,沐浴在和煦日光中一手拿着调色板,一手拿着画笔,坐在高脚椅上,在立起来有一人多高的画板上轻轻点画。

“谁允许你……”
“这地界的任何一扇门,我进都不需要谁允许。”

似乎不满绘画的闲情逸致被惊扰,王晴把笔掷入洗笔筒中,一会儿又温柔地看着画布:“她以前很喜欢做我的模特。现在就算是面前空无一物,我也能看到她的样子……那么,让杨先生您来评价,我究竟爱不爱她呢?”

杨芸晴心下一窒,反手打开办公室大门:“我不承认你。出去。”

“说实话,找了她这么多年,各种蛛丝马迹我都没放过,好几次觉得自己要抓到了却又失手。我也累了。”
王晴揭下画纸揉成一团,扔在垃圾桶里:“所幸,还有洞察力很不错的人,给我提出了很不错的建议,我也采纳了,这算不算是苦尽甘来呢?杨芸晴……到底我怎么做,你才会把人交给我?”

最后还是把王晴给轰走了,杨芸晴烦躁不安地坐在沙发椅上,余光瞟到干干净净的垃圾桶里只有一个纸团,不由得捡起来,仔仔细细展平。
瞳孔骤然缩紧。

那不是杨超越的画像,而是一双被铁链拴住的纤细脚踝,锁链的阴影处似乎还能看到红色印痕,灰褐的地面衬着白皙的肌肤显得尤为瘆人。

呼吸颤抖起来,杨芸晴缓缓合上画纸。悬在打火机上,让火舌吞掉这幅余墨未干的画作。灰烬和烟雾滋滋作响,乌黑的眼瞳被照得金红。


6.

你总是说很想念姐姐,那么,我做你的姐姐好不好?
你知不知道,我是多么,多么想为了你变得强大起来。

王晴回到家,自动灯火通明的宽阔大厅中央,挂着一扇八米多长的巨幅油画。除了两侧充满电影感的留白,中央是一位少女的半身像,约莫十五六岁的年纪,在画框的取景中被人发现了似的微微转过身来,乌黑的长发随风而动。她的表情有些惊讶,可爱地张着微翘的上唇,露出一点点晶莹的齿缘,小兔子似的双眸有些向上看着人,楚楚可怜又充满活力。

杨超越,你去哪儿了呢?



铁链咔擦一声,解开了。
被惊动的女孩子坐起来,动了动身体,接着被杨芸晴抱起。总是不爱吃东西,她轻飘飘的,杨芸晴似乎总不是个合格的饲养员。

“姐姐,我想换点书看。”

“以后你的房间和书房连通,链子也不锁了,但是你要乖乖的不能超出这两间房子的范围。”

杨超越点点头,似乎还没睡饱,脑袋又在杨芸晴怀里蹭了蹭,搞得人心都要化开。

“以后也不锁你了,好不好?”

没有回音,杨超越呼吸均匀,已经睡着了。杨芸晴展开笑容,把人放在了书房的沙发上,悉心盖上薄毯,蹑手蹑脚关好大门。

脚步声渐渐离去的一瞬间,杨超越睁开双眼,那双兔子般可爱的眼眸里分明毫无困意。
杨芸晴很小的时候有藏东西的习惯,分明会把一些闪闪亮亮的东西偷偷塞进书房的夹层,只要没人把那些古籍翻动,那些小秘密就不会曝光。
但她不能直接要求进书房,她只能不断地要求看书,直到姐姐自己提出让她进书房,这样才不会引起怀疑。

杨超越就像是悄无声息划过的燕子,向书柜的边边角角摸去,不到一会儿掏出些小化妆镜甚至是早就过期的零食之类的小玩意儿,不是她想要的。

脚踩到一块浮动的地砖,杨超越弯身把砖头撬出来,里面是一些年代久远的零花钱,五块一块地压平。小时候她就是这样存钱的。
眼圈顿时湿润,她有些讽刺地笑了笑,把地砖盖了回去。她要去找当年因为好奇而藏起来的理发刀具。


7.

杨芸晴手里握着瓶酒过来的时候,杨超越在书桌前面看着本刺客列传。
“我要尝一口。”她伸出手撒娇。
杨芸晴把酒拿高不让她碰:“Omega喝酒对身体不好。”
杨超越酒量应该不好,上次吃些醉蟹都会脸热。杨芸晴这么想着,凑过去吻她的唇,小巧而柔软,碰上味蕾似乎真的会不胜酒力地醉到。
口袋里的电话突然震了震,杨芸晴顿时有些冒火,抽身欲离去,临走不忘捏一捏妹妹的小脸。
“你要去哪啊?”
杨芸晴看见妹妹脸红,心里不禁高兴,没什么防备地告诉了她:“我去大书房接个电话,一会儿回来找你。”

杨超越偷偷进大书房的时候,杨芸晴果然还和平常的习惯一样,面对着巨大落地镜打电话,似乎不知道背后鬼鬼祟祟的人影,正举着把理发剪向她逼近。

穿着西装的后背配着笔直的双腿,挺拔好看,一时间令人恍惚。杨芸晴打点着电话中的事物,突然冒出一句:“剪子太钝了。”

杨超越愣住。

“就算直接捅在肉上,也没有一击毙命的能力吧。”

挂掉电话,杨芸晴转身迎着剪子向她走来,杨超越双腿打颤,眼神也被Alpha的气息搅个混乱。

“那么你算一算,你要捅我多少下,才能让我死呢?那你又能不能看着那个场面,坚持到那个时候呢?”

杨超越一哆嗦,剪子就掉在地上,她后退着被压在墙面。

“而且衣服也刺不穿,要不要现在就脱给你……”带着调笑的话语骤然停滞,杨芸晴闷哼一声将额头抵在对方肩窝,低头看到的是一把细薄锋利的金色小刀,狠狠地没入了腹部,从背后扎穿,从尖端泄露出滚热的血流。
紧接着刀子拔出,在肺叶的末端捅了第二下、第三下,直到杨芸晴腹部挂着刀子吃力地跪倒在地上,杨超越才利落地换掉外面沾了血的外套和宽松裤子,露出里面干净的连衣裙,向门口走去。

她没走一步,杨芸晴的手拉着她的脚踝,一张口就是股浓烈的血腥外溢。
“外面……很危险,不要走……”

“我能处理。”脚踝轻易挣脱了,渐渐远离,最后消失在门外走廊。

是啊……和当年不一样,现在已经是大人了……
杨芸晴有点想笑,又很想哭,握着血流如注的刀柄,慢慢抽出来。真不愧是小超越啊,她的骄傲,这样的计谋也想的到……

在电话里已经感觉到不对劲的秘书再叫来救护车时已经是十多分钟后,秘书还把警察叫来了,可惜现场遗留的东西上指纹糊成一片,只能无奈地问杨芸晴是谁做的。
秘书看出点端倪,刚要回答,杨芸晴就看着他摇了摇头。
因为高速行驶而微微摇晃的救护车内,本来有些奄奄一息的杨芸晴突然抓住秘书的手臂:“她不欠我的,我欠她的东西,我还不清……还有,王晴那里要是有异动,立刻救出小超越,你答应我让我看到……”


8.

姐姐笑得很开心,也很亲昵。杨超越稍微呆站了一会儿出神,但还是冲上去和王晴拥抱了。
“姐姐,我好想你。”
“果然是小超越啊,好聪明。”王晴疼爱地摸摸她柔顺的头发,牵她进门。
一进门撞进眼帘的就是大厅中央那幅八米巨画。
杨超越张大眼睛,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半身像。
“是姐姐的风格……以前没有见过呢。”

王晴有些得意地安排她坐下,偌大的宅子似乎只有她们两人,王晴给她斟满红酒,和她干杯。
“就算是给你接风洗尘吧。”
杨超越也就那么两杯的功夫,脸上飘红,晃着脑袋不再喝了。
“小超越,你喜欢姐姐吗?”
“喜欢!”她笑起来。
“你应该知道,姐姐和你是有婚约的,那么现在还想和姐姐结婚吗?”

清亮的眸子一下变得迷蒙,杨超越身体缩了缩,不置可否。

“不想了吗?姐姐对你不好吗?”

“姐姐对我很好很好……”杨超越有点扭捏:“只是杨芸晴姐姐一直跟我说不要嫁给你……”

“是啊。”

玻璃酒杯彭一下落在茶几,把杨超越吓得一颤。

“从小到大,你一直在说,姐姐在外面学了什么东西,姐姐拿了什么奖,姐姐会这个会那个,其实我很清楚,那都是在说杨芸晴。我花了多少年去取代她的位置,成为最强的能保护你的人,现在连你也不承认我,你有没有想过我能不能接受?”

“我……”杨超越突然心里慌,向后退了退。

“我一直没有说,我从今天见到你那刻开始,就闻到你身上那股杨芸晴的味儿了,她干了你多久?居然没有完全标记,是还想强撑着那点体面呢,还是指望着你会有多感激她呢?”

“没有,没有这样的事,没有……”杨超越吓得冒眼泪,没想到王晴姐姐也会对她凶,下一秒就被抓住了手腕,Alpha的力气大到令人疼痛,连衣裙的系带被轻松咬开,牙齿磨在腺体上,想把不该有的气味冲洗掉。

“小超越,让我标记你,以后就不会有那种事了,她再也不能管着你了……”

“不行啊,我们还没有见面太久,等一等好不好!”

“你不喜欢姐姐吗?我们不是从小玩到大的吗?我只有你一个,除了你给我我不想要其他人!”

挣扎变得有些无力,眼睛里好累,好困。

被秘书带人救出来的时候,杨超越虽然醒着,但就像只乖乖听话的小猫咪,只有捂着自己的衣物还是本能。

人被送往医院休息,和第二天凌晨急救手术成功的杨芸晴摆在一起。
不知道是王晴下的药时效真长,还是这人不胜酒力喝醉了。直到杨芸晴被梦惊醒时,杨超越还糊糊涂涂地没睡,满嘴胡话。
杨芸晴怕这是梦,可是全身都痛得要死怎么会是梦,她放下心来去逗那个孩子:“小超越,你在想什么呢?”

她没想到她真的回答了。
“钱钱……”

“嗯,小守财奴。钱钱都去哪啦?”

“小书房,窗户下面有个红色小砖头,翻开来里面有我存的钱……我存了好久好久好久呢,姐姐你不可以告诉别人。”

她是在和哪个姐姐说话呢?

“噢~”她故作思索地点头:“小超越为什么要把这么重要的东西告诉我啊?”

“真是的……”睡梦似的声音突然变得埋怨:“姐姐……姐姐又不是别人。”

心里有柔软的所在被触动了一下。杨芸晴稍微忍住没来由的哭腔,继续逗她开心:“小超越要存那么多钱做什么呀?”

“那些……本来就是要给你买礼物的……嗝……姐姐一直在国外,好东西见惯了,到时候……万一……万一嫌弃我……嫌弃了怎么办……”

傻瓜,并没有嫌弃过你啊。
她看着那个咕咕哝哝最终熟睡的人儿,眼泪越过眉骨向枕上流去。杨芸晴,你凭了什么能享有这样的喜欢。
就算是没有了,也是她自己这么亲手毁掉的。

就在那些充斥扭曲的情欲的时刻,杨芸晴经常有一只手是握着拳的。就像现在,杨芸晴犹豫再三,最后把拳头展开。
里面是一枚戒指。
在无数个日日夜夜,都无法送出的戒指。
小超越……因为我是姐姐……并不能娶你啊……

即便沉默,也有疯了一样的念头,想把戒指戴到她的手指上。
以后只能等着别人娶她,眼看着她和别人相爱的样子,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吧。嫉妒当初王晴带着杨超越逛金银饰品店时那样,可以随意把戒指套在那根柔软的手指上尝试大小。嫉妒得几乎要把心脏扯开。

明明这人是我的。从头到脚,本就是属于我的。

一轮指环在指尖颤了颤,最后沿着那白嫩的指端,向手指根部滑去。这时杨超越突然醒了,手一抖,那枚指环突然被甩开,当啷一声落在地上。

杨超越看到杨芸晴那占有欲极强的眼神,仿佛是做了很可怕的噩梦,拼命向后退,身体贴着墙角,眼眶中不自觉冒出泪水来。“不要碰我,呜呜……不要过来!”

回不去了。
杨芸晴清醒过来,呆望着杨超越惊慌无助的神情,只有自嘲地躺回原位。浑身都在疼,她止痛药的有效时间已经过了。

掉在地上那轮被无数岁月磨亮的指环,没去捡。


END

评论(1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