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os&Air-

粉丝数我也看不到那就好了

【彩芸追越/晴越】无常相陌(上)(ABO)

*Sunnee(A)x 杨超越(O),姐妹骨科,cp取名来自 @暮懒樨 
*王晴(A)x 杨超越(O),非正常“青梅竹马”
*女A有jj设定,高雷飙车
*自产自磕,不吃走哇这个剧情是不会给你带来笑容的!

*第一章带土创tag,后面就只带cp tag了,谁看到都随缘。


你不要期待我。你也不要相信她。

-序幕-

秘书帮她摘下领带的时候,杨芸晴就这么站在镜前,看着领口上的束缚以轻柔的力道抽去,双眸一瞬间没了焦点。秘书偷偷瞟了一眼,心中叹道又在出神了,犹豫着要不要出声打扰。

“她怎么样?”杨芸晴没给他更多的犹豫空间,利落地转身走向层层绿植掩映的后院。手指烦躁拨弄着袖口,将棉麻的衬衫衣料扯得褶皱。

即便不说名字,秘书也心领神会。
“一天没吃饭,正在月台上看星星呢。”

她的脚步顿在这句话上,复而借着前倾的力道跨过高高的门槛,眉头又皱了起来。即便是杨芸晴,也不禁透露出一丝叹息。“真倔。”


绢幕屏风罩着的玄关小几旁边,没有人。
向里走,柔软舒适的大床上,也没有人。
杨芸晴随手拿起床头喝剩的花茶,凉的。越是上楼,就越能感觉到同枕褥上一样的浓郁花香,她边喝着冷去的茶水边走上楼梯,低低的声线平静问询:“听说今天不乖。”

黑色的长发柔顺垂了满背,早晨点缀好的白色花球已经被摘了下来,随着白净透粉的细瘦五指,一同散落在长绒地毯。

双目平静地看了会儿地上背对着她的人,突然径直过去拨开长发掩住的后颈,指腹磨蹭那股花香,不刺鼻,有股草木迸发的甘洌清爽。她咬上去,比起临时标记更像是无声的玩闹,毫无侵略性,只有温柔。
即便这样,也引得小女孩蜷缩起来,咬着点绛般的下唇,黑漆漆的双眼看得她也心怜。

喉间顿时哑了几分。杨芸晴把她扶起来坐正,视线落在小女孩的双唇上却迟迟没有动作,最终闭上眼睛:“帮我解开。”

杨超越做了她那么久的笼中鸟,多少能看出来今天杨芸晴压力又过载了,没想要收敛的Alpha味道飘出层叠的衣物,缠绕在指尖。

每一丝触摸都是昭示我已堕落的——最后通牒。


1.

“我们不可以做/爱了……你不是我的姐姐吗?”

手中的酒杯一下震落。秘书立刻向她的方向看过来,用眼神询问是否需要帮忙。与此同时,偌大的宴会厅内只是骚动了一瞬,紧接着随着王总裁的悉心招呼,宴会中形形色色的人们又欢声笑语起来。

王晴举着酒杯越过人群而来,眼中暗藏一丝嘲讽,强行和她碰了碰杯:“杨先生作为可以担当家业的独子,又是业内难得的女Alpha,想必非常疲惫吧?”

“我没事。”只是想到了些不好的过去。

杨芸晴回避了话端,脚步堪堪退后却被王晴一步逼近。

王晴一字一句、恨意冰冷:“我会,拿走,属于我的人。”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如果是说杨超越的话……”杨芸晴漠然地抬起眼,毫无惧色:“她已经死了。”


宴会还未结束,杨家的人还没撤退,杨芸晴就先行离去了。司机熟练地甩开后面鬼鬼祟祟尾随的车辆,杨芸晴仰着脑袋靠在宽敞的后座,感觉和那些男Alpha确实没什么好聊的。一群无趣的家伙罢了。

穿过层层绿植和后院门槛,打开紧闭的房门。
先是铁链从床角蔓延,然后延伸至楼梯口,直到女孩子细瘦的腰部。
杨芸晴解开锁,把铁链丢在一边,低头去吻她。小孩的嘴唇很苍白,干巴巴的,总是毫无回应让人着急。她咬着她后颈芬芳的肤质,一下将她弄醒,如小扇的睫毛抖了抖,咽道里发出难受的咕噜声。

“兴奋了?我还什么都没碰吧。”

杨超越一下子清醒,像是被油锅烫到的鲈鱼一样挣扎起来,然而这点力气在阻止自己被打开上根本毫无用处。柔软无物的丝袜差点被扯破,腿(码)间皙白嫩滑的肉被丝袜的边沿挤出,宛如新做的水豆腐般晃眼。

“都湿透了,不想让我碰吗?”

酥麻的声线没能成功让女孩子乖巧下来。两手握住杨超越挣扎躲闪的胸(码)部,硬是抓到她疼痛地叫出声为止。
额头缀着白金色的头发,缓缓依靠在杨超越的颈侧。
“或者只要玩(码)弄这里,就能让你……”

“不,不要说了!”

杨超越想拉住不断脱离双腿的裤袜,却不想无意中碰到杨芸晴顶满的裆(码)部,羞得冒泪,立刻缩回手捂着自己。

“宝贝儿……”杨芸晴难得耐心地哄劝着,一边拉下西装裤链解放出里面的东西:“别把自己抓伤了,不想挨(码)操就抓着它动一动,它在痛……”

“不行,骗子,我不要碰了……”

“不乖。”


秘书还保留着这出差一个半月来在办公室的习惯,守在门口等着杨先生出来。没想到杨先生并没有出来,而是从旧宅的木制门楼内,泄露出属于另一个女孩惊慌失措的喘息声和稍显稚嫩、压抑的抽泣声。
没人能接近这栋门楼里藏着的人,自三年前杨家的工人大换血后,似乎知道这只金丝雀身份的人都被封口换掉了。他一开始以为只是普通的小情人,毕竟女A虽然少见,但身为总裁总该有点奇奇怪怪的爱好。不过随着时日推移,现在这个“普普通通”的想法已经越来越不确定了。

无论门里锁着多肮脏的秘密,他都无权过问。秘书不再呆站着,轻手轻脚地离去了。


2.

生(码)殖腔并不是时时打开的,在强行挤进去的一瞬间,女孩子的双腿愤懑地踢打过去,被杨芸晴一手抓住两只纤细脚踝,另一只手始终捏着拳头。杨超越睁开眼看她的时候,看到的是杨芸晴在看着她出神,好像只有她一个人在纠结其中。

她不禁心酸地想冒泪。

“哭些什么?”但转念一想,杨芸晴自己恐怕是最没资格问她在哭什么的,于是把这句话藏在心里,弯腰去吻她的泪水。一切因她而起,她没资格要求半点原谅。

夜幕低垂。
长夜将至。


3.

“我会死的……姐姐,我一定会死的……”

这句话在哪里听过呢?好像一听到这句话,杨芸晴平静的内心就会猛然激起波澜,然后做出勇敢却又无法挽回的事。

那一次,是在三年前吧。

杨家家主早就有了把妹妹杨超越送给王家长女联姻的想法,一是杨超越自小娇软可爱,以后十之八九是要分化成Omega的,再者王晴自己争气,先行一步分化成Alpha后,这种两家联姻的愿望就更强烈。
这种东西,本来不是姐姐杨芸晴能拒绝的。

直到杨家家主车祸去世,当时还未分化的姐妹俩被迫开始处理家业,云游四海的杨芸晴终于不得不归来认领这个整日鼻尖红红的可怜妹妹。

好像一切是从发觉妹妹太可爱了开始的。

也有可能是,发现妹妹身上那些斑斑点点的吻痕开始的。
是什么样的人,才会在这未长熟的花朵上留下自私的浓重印记,她还那么纯真,对于王晴给她留下那些东西的意义毫不知情,只有被杨芸晴眼神吓到的时候才惊恐地想起捂住领口。

杨芸晴去找王晴理论。
对方有恃无恐。

王晴的语气,一向笃定傲慢,从容地看着愤怒的杨芸晴,一字一句未曾乱过:“杨家大梁不都倒了吗,杨超越不就自然随我处置。如果你识时务,教导她哄我开心,说不定王家的企业会放你们杨家一点市场,反正也让你这个新晋太子不至于饿死吧。”

“从小到大家主从没亏待过你!现在你居然说出这种话!”杨芸晴捏起拳头。绝不能让妹妹落在这些人手里。

本来是想保护妹妹的……究竟是怎么变成现在这副荒唐的样子……

可能是从她自己分化成Alpha,而妹妹如愿分化成Omega开始,属于原始兽性的念头就在作祟了——怎么把她留在身边,当然是标记吧……标记了就好了……可是如果这么做了,岂不是比那个王晴还要糟糕……

把肉放在狼嘴边,一定、早晚会出事。
杨芸晴伪造了妹妹的失踪,毁掉了当年的婚约,但是王晴当然不可能相信她,王家无时无刻不在寻找着杨超越,只要王家的眼线存在一天,杨超越就一定不能露面。

因为一整天马拉松般的应酬,终于醉倒的杨芸晴甩脱路边缠着她的那些男女,满脑子想着保护好妹妹、王家寻人、暗中的眼线、杨超越……这样坐上回宅子的轿车,心里越来越慌乱,心脏狂跳着跑进后院去找妹妹的身影。

妹妹太纯洁,对她这个已经分化的Alpha也这么毫无防备。
太轻易地,就让杨芸晴得手了。
只是因为杨超越后来有拼命地反抗了,才在最后也没有标记的。

这些即便是自惭形秽地后悔,也没有办法弥补的过失。
只能在伤害之后,说出一句干瘪无力的关心:“痛吗……”
掌下的人似乎黯淡许多。对啊,这么问毫无意义,肯定很痛吧。
有了第一次,就在妹妹发(码)情的时候有了第二次第三次,虽然错误的事在延续,但是无意义的关心,以后也不想再问了。


杨芸晴低下头,将腹部的尖刀慢慢抽出身体,带出被割碎的布料。不愧是她的小超越,好聪明,这样……这样也可以想到……

她猛得醒过来,几乎是本能地从床上一下坐起。天已经亮了,腹部还有梦境残留的钝痛感,随着肺叶置换的新鲜空气,钝痛消失得无影无踪。
杨超越不在旁边,一条纤细的铁链通往楼梯上端,应该是去月台看风景了。她上前拾起铁链,在手里掂了掂,转而放下。
整天戴着这个,应该在恨我吧。


(未完待续)


下:

http://times914.lofter.com/post/1f32d213_12bc324a

评论(10)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