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os&Air-

粉丝数我也看不到那就好了

【洋农】奋力逃亡C9(完结)

*完结了我写完了!
*逃亡成功,HE
*表白就趁现在啊(;´༎ຶД༎ຶ`)

第一章在这:

http://times914.lofter.com/post/1f32d213_1296758f
26

陈立农看着病房里的粉发女人,只感觉自己两眼发黑。之前这女人穿着长裙而他又没有盯着女人腿看的爱好,今天女人换了件包臀短裤,走路时隐隐显露的紧(码)致肌肉让他毛骨悚然。他不知道这人会不会突然丧心病狂地袭击病人,最好这时候李英超能来一趟,把妈妈接回去保护起来……
他的妈妈很聪明,三言两语仿佛和陈立农已经对好口径似的,就算女人还是不信邪,陈立农还能把剩下的谎撒完。
“事先说明我和李振洋没有关系,他的家里事不仅他不告诉我,我也从不过问。你就算拿住了我也搞不掉他的。”
女人抚着耳际的粉发,还是那个意思:“跟我上车吧,我要确定李先生的决定不会被您阻挠。”
“你真的误会了,你不能因为我可爱,你就误会我和李振洋有奸情,论可爱我哪比得过李英超?”
“陈先生太没自信了,李振洋倒是很青睐你呢。”女人冷声呵斥,手伸入一旁的小皮包里,眼看着要拿出手机了,突然陈立农感觉到背后走廊有熟悉的脚步声。
只是脚步声而已,陈立农没有回头,敏锐地问道:“多少人?”
李英超清亮的声音同样反映速度奇快、丝毫不拖泥带水:“十个!能带的都带了!”
“十个”的话音刚落,陈立农当机立断飞起的一脚带着把空气撕裂的速度,将女人刚掏出的手机踢飞脱手,手机还在和天花板的剧烈撞击中分崩离析时,陈立农转身又是一脚跟直冲面门,这回女人反应过来了,两手交叉想硬抗一招。
源源不断的保镖家仆涌进来,压制住了粉发女人。李英超把陈立农拉出医院。
“为什么哥哥要我带人来啊,那个阿姨对我还行啊,还有你这是要去哪?”
“没时间了没时间了!”陈立农一脚跨进李英超的私家车,几乎是吼着叫前面那戴着白手套的司机启动油门。李英超眼疾手快,一骨碌也坐了进去。
“你把我妈接到家里去,最好通知一下我爸爸。”
“这些哥哥都和我说过啦,放心……话说你到底要干什么啊?”
面色阴云笼罩,眸光似是藏着一道冷剑。陈立农咬牙切齿地挽着袖子:“去救你哥!”


27

多亏了那个电话,虽然李振洋的声音绝望得让人心酸,也没有想到报出自己所在方位,但是还好电话里的背景音乐已经足以让他完全获悉。那是陈立农曾经放弃打工的地方,SR会所,表面是商务型会所,实际上也没免俗,光从门口那个年纪大了的看场女人就能看出来。
不能怪他选择独自承受,他们都知道安全感不够用是什么感觉,单单是保护身边人就足够精疲力尽,谁也没有比谁强大。

李英超也要跟着下车,陈立农着急地把他按回去,他就扑腾得像刚下油锅的鲈鱼,哇哇喊着“不行我就要和你一起去”一边抓着陈立农的腰不撒手。
陈立农有点气急,又看看灯红酒绿的大门口那个穿着贵气带着媚态的老妈子,实在不是李英超该去的地方。
忽然他心里有了点底,把李英超拉起来。
“待会儿你不要说话,只管在我后面微笑点头就行,想跟我进去你就这样做!”
李英超张着湿漉漉的双眼点头。
“还有别喝陌生人给的东西。”
“我不是小孩了!”

陈立农拉着李英超的手进大门,果然老妈子满眼怀疑就这么跟在后面,打量着他们。周遭的音乐声让他心脏被震疼,路过的形形色色的人令他忍不住握紧了李英超的手不敢有片刻放松。李振洋究竟在哪个房间。
他心知这样下去迟早要被赶出会所,突然展开一个暧昧又柔顺的笑,回过头问那个女人,每一个毛孔都表露出亲昵,语气都自带撒娇成分:“您是这里的阿嬷吗?”
女人承认自己看过的俊男美女不少,可灯光一晃,她还是被面前的男孩子给可爱得双眼发直,伸长指甲漆红的手去摸他灰色卫衣的帽绳,越端详越觉着可爱,再一看他身后还有个高挑貌美的孩子,出落得那叫一个仙子下凡,自然而然地想把两人拉进自己的队伍。
她笑得亲切:“两位小兄弟,无论谁进SR都是要会员卡的。”
“阿嬷,几日不见您,您又染了新发色,是比之前那个靓丽多了。”
阿嬷眼睛顿时睁大,摸了摸自己的头发,不过是偷偷把青亚麻色补染了一层暗红,这个就连她最亲近的孩子都没能一眼看出来,面前的这位居然轻轻松松就能……看来……
“哎哟,年轻孩子眼力就是好啊,既然这么了解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陈立农脸色变得有些忧郁,忽闪忽闪地让人心疼。
“这里规矩众多怕是难以融入,我只能远远地看着阿嬷,阿嬷没看过我是正常的。”
“你这么乖巧伶俐的孩子,很多新进来的孩子都没有你懂事,长得又俊俏可爱……”女人凑近了陈立农,让他弯下腰来把耳朵贴在她嘴边,指着那些路过的穿着工作服的俊男美女,凡是看到了她都会客客气气叫一声妈妈好:“你看这些漂亮孩子,知道他们是做什么的吧?有没有那么些个……打那些工的想法……?”
陈立农眼中的笑意藏不住:“不瞒您说,我是有些那意思,可这里面我毕竟从未踏足,你就给我个机会……”
“给给给,当然给。”女人掏出个胸牌挂在他脖子上,手却没老实地往他卫衣下的腹肌那里钻,陈立农“哎”了一声把女人的手推开,笑得甜人眼,柔声哄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老妈子这就更兴奋了,故作优雅地搓了搓手,念念不舍地往大门口走去:“我等你,可得抓紧机会啊!”

李英超看着陈立农顺利拿到牌子,不禁发起傻来,偷偷问他:“你还真想在这地方……”
眼睛骤然触到陈立农阴寒的脸色,李英超顿时全身汗毛直立,也不敢说话了,乖乖低着脑袋和陈立农一起上楼。
“对待这些畜牲,就得有对待畜牲的方法。”

陈立农猜测了一下,李振洋不是平常人,如果是重要的签署谈判应该选在顶楼没什么人吵闹的地方,多亏了那个粉发女人和李振洋的先手准备让他知道了李振洋面对的问题的严重性,不然他根本不敢确定他人就在这里。
二楼比较静,到了三楼往上就是一排白色的宾馆房间似的走廊。
那么肯定在二楼了。
陈立农匆匆忙忙下到二楼的时候没分出精力看路,等到李英超出声提醒时他已经和对面人撞了个结结实实,身子一歪摔倒在地,捂着钝痛的鼻尖看向对面的人。
是个高挑帅气的……女生?
两道纤细眉眼间自带着股冷淡,显然也被摔痛了屁股,有点龇牙咧嘴地从地上爬起来,再拍开李英超的手,一把将陈立农拉起。
“幸会小哥,请问你知道S家在哪间谈判吗?”

又一个人加入了找房间的队伍。李英超走在前面,陈立农在后面看了眼高挑女生的宽松穿着,尤其是鞋跟处还垫着铁,不由得笑了笑。
“有备而来?”
女生一下子被他的眼力吓到,敬佩抱拳:“小哥您也是……?”
“练过一点。”
“噢~也是习武之人。”
“为了生活嘛。”
看来这女生也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冷淡。

突然女生脚步一停,表情变得尤为严肃。
“出现了。”她偏头看向其中一间房门:“就这间。”
“你这么厉害?”自认洞察力惊人的陈立农也震惊了。
“我们和你们不一样。”
“哪儿不一样了……因为是女孩子?”陈立农一头雾水。
只在他犹豫的片刻之间,女生修长的身形骤然暴起,出招方式狠辣直截,房间门锁一下被踢裂,一条条的螺丝从锁孔炸出来,在门内人震撼的目光中叮叮当当掉了满地。
这他妈是人类的力量??
陈立农稳住身后的李英超:“站着别动。”随后冲进门去。
显然他和女生的洞察力都不低,门内四角的枪支不一会儿全数落手,女生的爆发力更加惊人,将一台用来打麻将的角桌用脚掀起,陈立农不失时机地冲上去对着飞旋的桌沿飞身补上一踢,沉重的角桌带着被加速的力道轰然砸倒在人群中央。
“李振洋快跑!”“小豆芽快跑!”
人群中有位个子小巧的女孩子红着眼睛扑进女生怀里,鼻尖早就堵了,囔声囔气地抱怨:“我跑了还要被抓住,你不跑我就不跑了……”
李振洋越过人群,过来紧紧拉着他。呼吸很快,不知道是不是灯光太暗,陈立农觉得这人脸怎么红彤彤的,可是双目又熠熠生辉柔情得不像话。
曾经陈立农在游乐场前吻了他,现在李振洋用同样的方式将了他一军,这个混蛋流氓一手掰开他的下巴,唇霎时间贴了上去,嘴唇不仅温热难熬,而且还咬了一口,陈立农差点当场吓跪。
可现在哪是卿卿我我的时候。陈立农推开他,摆出一个国际友好手势,又被李振洋拉进了怀里。女生早就抱着女孩子跳了窗。
李振洋是提前看好路的,带着陈立农往楼下大门跑。陈立农随之逃窜,紧张看路的同时还不忘调侃:“穿着学校的工作西装来,李老师变得很节省啊。”
这次李振洋没还嘴。
握着陈立农的那只手温柔地紧了紧。反倒让陈立农有些脸热。
“李振洋……我可没答应你。”
随手摘下胸牌远远扔给门口阿嬷,阿嬷刚要笑出眯眯眼,从楼上涌出的一批接一批的人就让她目瞪口呆。

“你们能等会儿谈恋爱吗有没有车什么的!!”女生在马路口满世界找车,冲他们大喊:“我他妈车技一流!!”
李振洋瞬间就把车钥匙扔给了她,拉着陈立农塞进后座,一关上门就用手去摸灰色卫衣下的少年腰肢,随着女生骂骂咧咧“早知道就让你开了”和引擎的启动声中,去一下下吻陈立农的眉眼脸颊。
“你再往上摸我就把你踢出窗户。”
李英超坐的是自家司机的车,只能着急地探头探脑,大喊:“我引开他们!”
“李振洋我最后问你一次,你究竟是惹到谁了搞得要被追杀。”陈立农平复呼吸,用膝盖去捅他,偏偏车一晃捅的地方不对了,陈立农赶紧收起力道,膝弯蹭得李振洋胯(码)下火冒冒的。
“李氏和S家要联姻!”女孩子转过头,兔子般可爱的眼睛看着他:“据说是娃娃亲,所以李先生一直在逃。”
“那你不喜欢李振洋吧。”陈立农歪头。
“不!我有喜欢的人了!”女生急于否认,看着驾驶座的女生脸上飘红:“我不想就这样随便嫁人啊……”
“那就没问题咯。”陈立农摸摸身上那只大型犬的头发:“又是怕我吃了醋会生气,又是期盼着我会来救你,李振洋你还真矛盾。”
“我已经够对不起你了,不能再让你难过了……”
陈立农还正在感动,突然胸口被手抚上去捏了一下,全身汗毛瞬间直立,气得想翻身揍他。
“你他妈……流氓老师,师德败坏……”
“你不是说别又用老师的威严压你,又用李振洋的身份胡闹吗?现在你是不是又想用李振洋的身份怼我,又想用李老师的师德来阻止我使坏啊。”李振洋笑得放肆:“宝贝儿现在也不冷静了吧。”
“李振洋你他妈吃错药了。”陈立农抽身出来,把头靠在窗户上以求冷静,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回头去看李振洋,却终究什么都没说。
这份温柔太难得,不应该再把人推远才是。

“小豆芽,他们谈完恋爱了,是不是该我们谈了?”
“开你的车!”

既然疑问存在心里了,那就一定要问出点信息才行。
陈立农往前凑了凑:“你们准备开到哪儿去?”
“当然是机场啊,planB是地铁。”
“那就是要私奔咯?”
“要不然呢?”女生说得理所当然。
陈立农脸有些僵。
“诶,那你们去哪?”女生这才想起来问。
陈立农听到李振洋说:“我会走,他留下。”

李振洋还有后半段话,关于解释和安排的话,但陈立农对自己的推测力太有自信,现在已经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车内气压顿时很低很低。
“我一个人留下吗?”
陈立农感觉亏待了自己刚被捏过的胸。
以及自己这么久以来的努力。
“你呢,你还爱我吗?”李振洋看着他的背影。
陈立农躺在后座上,一言不发地看着窗外飞速后退的世界。
即便搜寻整个过程,我好像都没有过不爱你的时候。好像我就注定窘迫,无论如何也无法脱身。
平时讽刺推拉的话张口就来,这时却迟迟说不出口。
“李氏的主战场在国外,我要从那里入手。你等我半年,这半年里你辞掉工作专心学习,我给你包括上大学的学费,高考结束那天,我会去找你。”
陈立农心里翻涌的情绪稍微好过了一点。
“至于那些找麻烦的人,他们是为了我而来,我会因我而走,我一直不回去找李英超就是因为这个。”

一向要强的人怎么会轻易去接受钱财。陈立农有些急,刚要回头怼他,嘴唇就又被李振洋封了个严实,气得直撩蹄子。
“我对你这么好,可有三个要求的。”
陈立农不挣扎了,乖乖听话。
“第一,好好学习。”
“如果我不遇到像你这种禽(码)兽老师的话……”他小声嘟哝。
“第二,不要爱上李英超。”
“什么啊,他是弟弟好不好。”
“第三……千万不要放弃我……”李振洋的委屈巴巴放在那张厌世脸上还有点可爱:“我会慢慢变好的,我已经在做了,别放弃我好不好……”

前座的那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在机场前停车,等待她们的不知是怎样一番旅程。
只有面前的这个家伙,还在问着“好不好……”

陈立农点头。


28

离开那天,李振洋没开自己的车。陈立农是在公交车上送行的。
虽然提前警告过自己不能睡不能睡,但刚坐上车聊不到两句,陈立农就困得稀里糊涂,倚在李振洋肩头睡得香甜。
送行前,陈妈妈叫他过去,悄悄给他看一本很眼熟的仿皮记事本。好像是学校作文大赛的奖品。
李振洋拉了椅子坐在书桌前,看着里面那些熟悉的字迹,有的工工整整,有的胡乱涂写,但一样的是都标着日期。看样子是日记。

[梦见你和别人在一起了,又荒谬又现实。我睡不着。]

[对面的火车挤满了人,向上开出地面,我和你在这里的车厢,然后你变成了地上的泥。
我不知道这代表什么,但我最近经常梦见你。]

[我们没有坐摩天轮,但是我梦到了,我和你坐在底下等着摩天轮上升,回头发现其他的车厢位置上都是吊死的猫。
我睡不着。
死猫估计是你吧。

我该告诉谁呢?反正没想过告诉你吧。噩梦缠身的时候,不应该有更多的人加入其中了。

我记得《LE NOIR》,倘若我从未遇见你……]

[我说过,李振洋,你是个笼子。
我是游荡其中的孤独困兽。]

[我做了不好的梦,世界都是冷的。恶心吗?要怎么做呢?]

后面都是絮絮叨叨的梦境,涂改很多。李振洋合上记事本,将它放回原处。
那些不好的梦境,我会一一修正。

他转头看着陈立农的睡颜,突然公交车晃了一下,陈立农睁开眼,直起身离开了他的肩头。

陈立农本来脸面就小巧乖顺,被车晃醒之后就没再睡觉,安安静静地看着窗外,眼神懵懂漠然如同不知世事的孩子,也不知为什么要来人间。
李振洋一开始觉得这表情新奇可爱,但不过一会儿就看得心慌了,伸手去握他搭在膝间的手。陈立农还是会害羞的,他眉目间的风云收束,虽然表面不言语,眼里却隐隐冒着清光,心里却已经慢慢准备好了如何应对,就等着李振洋怎么开口似的。
这样就好,这样看起来还是活着的,还很精神。
从前的压力是太大了,以后一定会会慢慢变得自信和开朗吧。
“农农,安心学习,等我回来。”


29

当年爷爷不堪父亲的放肆,把遗产交给了我和李英超,其中李英超和爷爷最亲,分到的也最多。李爷爷死后,李英超很长一段时间都无人陪伴,他就一直不哭不笑,再加上后来上了高中没有认识的人,有时候一整天都不说一句话,被家族内流传说是得了自闭症,快要不能上学了。
直到某个人出现,他就像是终于重新活过来似的。过了很久我也回到家,发现他眼神很亮,充满了从未有过的生机,我本来没兴趣了解那人是谁,他也把这当成秘密。直到我遇见你后,开始想和李英超这个弟弟重新认识一次,我才知道那个救了李英超的人是你。

“他很好,是他救了我。”

半年后。
离陈立农高考还有半个月。

清晨,李振洋穿戴完毕,白皙有力的指节握着支马克笔,轻轻划掉墙上挂着的名字。
存在是一回事,而是否获得支持,是另一回事。
李氏高层还有三个人没有同意他的议案,但没事,他已经有了足够的底气去掌握话语权。划掉名字的时候心中还有些怅然若失。
如果是陈立农在……他聪明、勤奋、还拥有着怪物般的洞察力,有他在一定会效率更高吧。

李振洋叹了口气,取下玄关铜钩上的车钥匙,下楼。
橙灰色系为主的意大利公寓周围植满修剪成球形的灌木,螺纹花坛铺陈于道路两侧,连松雀的鸣叫声都带上朝露的湿气。李振洋一手搭在方向盘上,一手从胸前掏出门卡,车头无声地破开晨雾。
他头也不抬地把卡贴上大门口的机器,划卡后却没被放行。
“Sir……”门亭里的保安走出来,彬彬有礼地低着头:“I don't think you would mind if I delayed for a moment……”
“From now……”李振洋有点烦躁地看看车后,所幸时间过早,他没堵到别人的路,再看向保安时,保安已经抬起头并摘下了帽子。
“呃……李振洋,我是想有点儿浪漫情怀,你觉得这样够情趣不?”
李振洋一下子从驾驶座跳起来。
“陈立农?!你应该在准备高考!”李振洋磕磕巴巴地说不清东西,随后所有的身姿和态度都软了下来:“小混蛋……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是被保送了?”
陈立农没有回答,只是骄傲地扬起头颅,答案自是显而易见。
“李大少,我通关了,下一步是不是该和我谈恋爱了啊?”
“谈啊!现在就谈!”

门亭里的另一位意大利本土门卫默默喝了口红茶,表示并不知道你们两个外乡人在吼些什么,为什么吼着吼着就接吻了。
真是个神奇的国度。

-END-

评论(12)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