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os&Air-

粉丝数我也看不到那就好了

【洋农】奋力逃亡C8

*每日八点更
*含农灵
*Three/Three特殊章节


24

上班路还是不够顺利,他手脚麻利地整理大桌上散开的碟片时,一个仙儿似的人出现在书店门口,穿着边缘带花褶的白色绢料,引得过路的人群纷纷侧目。宽松考究的素绢掩映下是两条被黑裤包紧的长腿,三两步就站定在了陈立农对面,眼神恨恨地盯着他。
陈立农偏要逗他一下,头也没抬:“小朋友你要听哪种风格的?”
“陈立农!”
李英超耍狠也就一下,还没说完自己就委屈上了,摇着他的肩膀要他抬头:“你好久不和我玩了……”
陈立农笑了:“我们仙儿不是很有人气的嘛?暂时不能陪你,你又能寂寞到哪儿去?”
“你没心没肺了,”李英超鼻尖红红,眼泪悬而不坠,偏要泪眼汪汪地盯着人看:“我跟别人都是假的,我跟超级农农是真的。”
陈立农想到李振洋那么爱宠弟弟,觉着李英超处境比自个儿好了太多,这么摆着苦瓜脸可说不过去,便伸手揉揉他发顶:“还有哥哥宠你,不怕不怕。”
李英超以为“哥哥”是说的他自己,有点脸热,嘟哝着不都是同岁人,却也没真的拒绝。

陈立农忙得闲不下心,李英超就一直看着他办事,安安静静不做打扰,直到他的班快值完,书店人渐渐稀少而正是夜市灯火通明时,挤在陈立农旁边帮他对照库存的李英超才开始喋喋不休。
“你知道吗陈立农,我只有你一个。”
“仙儿爱上农农啦?”陈立农拿他打趣,换来李英超一个猫挠的拳头。
“说什么呢!你知道我见到你之前的日子吗,大家都以为我上不了学了……只有你,你可以唤醒我,看着你拼尽全力忙忙碌碌的样子,又希望你就那么忙着,无形中给我力量,又希望你哪天真的暴富,获得充满希望的人生。我是一直很想念哥哥,但是我不傻,我知道一直陪着我的是你……”

陈立农面色不对了,回过头去试李英超脑门的温度,既然对方陈词那么恳切,他就不可能把这当成儿戏一场。
“你怎么了?”
李英超眼神回避:“我没有……”
“你不要再乱讲话,好好把事情都和我说清楚。”
“我没有乱讲话!”
李英超一下子气到不行,脸上飘红,想想依旧是委屈的,伸手握着陈立农。
“你就算是喜欢我,也不要喜欢李振洋哥哥。我觉得他不配你!”
陈立农惊得目瞪口呆,一把将李英超拉到无人的角落,摸着他的脑袋就怕他再说胡话:“他是这么疼你,你怎么能说这种话……”
“他根本不疼我,”李英超虽然生气,但湖湾般清澈的双目里没有半点虚假:“他对所有人都温柔,但只疼爱他需要的人,至于真正的喜欢,早就无处可寻了。”
陈立农心里大概有了点谱,不由得满脑都想着赶紧保护好李英超,李英超没有那么成熟懂事,只有想反过来保护好陈立农的一腔傻乎乎的热血,太容易出事了。
“别说疯话,别告诉他你找过我,知道吗?”
表面上再怎么闹,只要陈立农发话,李英超还是选择了不再纠缠,乖乖听话地后退了一步。
“那我最后问一句,陈立农,你喜欢我吗?”

赶着下班,他的手拽着包带背到肩上,随着图书馆渐熄的灯光,拉着李英超的手走进图书馆外的步行街。
“你是弟弟。”


-three/three平行世界

听说医院来了新的病人,长得好看脾气也温柔随和,不仅是医生护士都爱往那里凑,隔了也有人不停去看望,但总共也就是三个人罢了。陈立农有时候能看见楼底下停车场摆着台黑色轿车,看上去光洁冰冷仿佛自然笼罩着一股阴云。
陈立农打了个哆嗦,把自行车停地远远。
脾气温和的人怎么会和这样冷酷的人是亲友。
他把车筐里的包甩上后背,跑入医院。偌大的医院空荡荡的,大家都待在房间里没有出门的兴致。今天晚上还是太闷热了。
“小兄弟……小同学……”

陈立农在隔壁病房停下,只看见半掩的门房内暗暗的,一个脑袋裹着纱布的人温温柔柔地看着他,虽然都说他帅气,但现在貌似也看不出来了。他伸着手让他过去:“你看看旁边这个笼子,喂两条虫给它吧,我暂时站不起来……”
窗台挂着鸟笼,里面的鸟儿病怏怏的,似乎从来不叫,要不是陈立农亲眼看见,他还不知道隔壁房养了鸟。
陈立农用木镊子挑出活虫,填入石槽里。
“是不是脑手术影响了腿,先生平时好动吗?”
男人摇头:“只是觉得累了,鸟却是无辜的,它不能饿着。”
“先生确实太温柔了。”合上盖子,陈立农弯腰拍拍男人的肩头:“安心养病。”
男人只有客气的笑眼,没有笑容:“我心不安。”
陈立农云里雾里的不知道这人身上都发生了什么,但自己忙得不可开交,自然也说不出要照顾他的豪言壮语,只有无奈地说一句“先生继往开来”就离开病房,到妈妈那儿去了。


25

李振洋坐在车里,脑子里想到的是陈立农的那句话。
“大学生笑高中生年轻,社会人笑大学生年轻。”
他还说了,在学校之外,李振洋,我不怕你。
怎么能不怕呢?
修长的手指轻轻叩击在方向盘上的软皮,闪烁的灯光映出他透露着厌世情怀的眉眼。
他们都是人精化身,若是李振洋拒绝了联姻,不管是李氏还是S家都会巴不得这没用儿子万劫不复,毕竟父亲那个精明的老头子没给他任何一个儿子半点股权,没了作用他就是在丢李家的脸。
陈立农是那么缺钱,为了钱四处奔波,可是完全以金钱衡量人的品行成就令李振洋所处的世界宛如肮脏泥潭。
为了抵御这该死的迷茫,他拨通了陈立农的电话。多可笑,存了号码后,他竟然从来没和陈立农通话过。
陈立农接起电话第一句就是:“李振洋你现在应该在睡觉。”
尽管知道陈立农记忆力好,他还是忍不住感动了一下。
“你不也没睡。”
“废话,我刚下班。”
陈立农谈不上凶巴巴,只是抵触情绪表露无遗。
“陈立农……我就问你一个问题。”
“问快点,我现在就是杨过洗衣服。”
“你喜欢我吗?”
那边明显愣了一下:“哎,你们今天都……那你呢,你什么几把都不告诉我,我喜欢你个屁。”
话到这份上,是要把李振洋逼上梁山了,好话术。听得他不禁连连暗叹。粉丝滤镜厚得一匹。
“我是怕说出来了让你伤心。”
“算了那你还是别说了,要不然我得伤心两回。”
李振洋笑了:“陈立农你真的没恋爱过?为什么我有时候感觉你这么厉害,什么都懂啊,那些玩暧昧的又勾人的技巧,你玩得神乎其神。”
“大少爷是拿着普通教职工工资却过着年薪百万生活的人,早就是花丛看遍,我哪能比你有经验。”
“广厦千间……”
“闭嘴吧数学老师,你住公寓都嫌委屈的没资格对我这种挤病房的人念增广贤文。”
眼看着陈立农就要挂电话了,李振洋却还是有些贪心,忍不住想多听听他的声音,就怕一个万一以后就听不到了,毕竟如果那些人好应付,李振洋也不用想方设法伪造自己人在巴西。
“我要是真的散财了,住了公寓,那你是不是能有几间广厦了呀?”
陈立农笑了几声:“你哪有那么多钱,想想现实的。我记忆力不错,说不定能记记住户的脸和门牌号车牌号,当个称职的顶级门卫?”
“那就更有意思了,我天天都能看到你,说不定什么时候能把小门卫拐回家呢……”
李振洋抬起手机的时候,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陈立农已经挂了电话。果然人间孤独,他依旧是被厌恶着的。
他看了看远方模糊的星夜,长腿一迈下了车,冷着脸整理西装袖口,迎着夜风向灯火通明的会所大门走去。

陈立农看着挂断的电话,嘴角带着丝不易觉察的冷笑,漫不经心地回过头去:“您满意了?”


-TBC-


下章(非常极其他妈甜):

http://times914.lofter.com/post/1f32d213_12afebec

评论(10)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