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os&Air-

粉丝数我也看不到那就好了

【洋农】奋力逃亡C3

*每晚八点日更
* bg线注意

如果奋力逃跑,就能脱离现实的荒谬。
那我一定会疯狂地、毫无顾忌地、一往无前。

7

虽然没有手机,但陈立农就是个人形电话簿,即便拿到了李英超拜托同学转达的智能机,他还是一个号码都没存。

半夜洗过澡后,他躺在床上把玩着手里崭新的手机,薄薄的机体在五指间翻飞上下,等到思路清晰了才稳稳托在手上,摁亮了电话。

李振洋很快接了,用公事公办的语气问:“喂,你好。”

这人的声音真他妈天使吻过的好听。

“是我。陈立农。”

“惦记起我了?”他笑起来:“这次我要进去的,你想好。”

“我只是让你存我的电话,这是我的手机。”

“现在是接受传唤,上门,还是预定?”

“记得把我备注为陈立农,就这么多。”他说完要说的,就按掉电话。皱着眉看着锁屏的黑色镜面沉思。

如果他比李振洋更厉害,或者肤浅意义上的更有钱,如果有那一天。陈立农面无表情地想着。他一定会操穿李振洋,这只不老实的猫。

可是现实如此,陈立农也顺其自然地选了,这就无法反悔。

另一端,李英超穿着浴袍躺在床上玩switch,晃着脚丫看李振洋从外面进来丢下手机。

李英超歪歪脑袋,奶声奶气地问他:“怎么啦?”

“这里有个一言一行都在惹我生气的人,浑身是刺,不知道理亏。我该拿他怎么办?”


8

有了智能手机,找新兼职就方便多了。陈立农左思右想最后选择跟随自己的喜好,在图书馆里做整理唱片区的工作,收入不高但是那里发烧者众多,在一堆整天戴着耳机的人里,陈立农多少能感觉到人世间纯粹的喜爱。

人世间真的有纯粹的喜爱吗?陈立农觉得答案一定是有。干涸的外壳剥离,内里依旧鲜活如初的;让人产生百般滋味,诸多情感揉杂成爱的。如果迷上了那一定很难脱身吧。

陈立农捧着脑袋看着那些挑选唱片的发烧友,双眼明亮,沉思良久。

他在思索,在想李振洋的下一步会怎样对他。

“超级农农!”背后有女孩子的声音传来,紧接着脑后被女孩的小手指戳了一下。

“别叫我超级农农,别碰我脑袋。”他有点不适地抓了抓耳后,仰起脖子伸懒腰:“你啊,不是儿童图书区的吗,专程下楼来找我?”

一瞬间女孩的表情有点沮丧,但陈立农的关心又让她重回活力:“哇啊这里近百个区,你居然认得我!那……那我可以要你电话号码嘛?”

“员工薄上都有吧……行,我打给你。”陈立农看了眼女孩的胸牌,快速输入一串号码。拨通了。“号码你也有了,下一步是不是约我出去了?”

女孩早已飘满粉红泡泡,抱着手机几乎感动得热泪盈眶,用力点了点头。

“下班就去步行街。”

“好!农农我们一起打耳洞怎么样?”

陈立农歪头摸摸耳垂:“……男的打什么耳洞。”

“好看嘛,你长得好看轮廓又漂亮,特别适合!实在不行可以只穿个小钻石,不小心扯掉了也不痛。”

陈立农刚想说学校不允许,但是一想到这里也有没硬性要求的职高学生,顿时有点头疼自己没来得及看完学历栏。

“你要打我就陪你去,我还想考虑考虑。”其实根本没有考虑,他绝对不会打的。

工作是兴趣所在,于是在陈立农眼里下班来得很快,女孩勾着他的手臂抱怨腰酸背痛的时候陈立农还没什么实感,也插不上像“你要找适合自己的工作”这种没用的话。步行街人不少,但无痛穿耳店的顾客还不算多,女孩子先一步跑进去,声音宛如欢快的小鸟:“两位!”

女孩子正在挑选款式,叽叽喳喳地念叨着农农啊你一定要和我打同一个位置的。店主看了看坐在旁边眼神有些漫不经心的陈立农,机灵地问了句:“是情侣?”

女孩子低下头,陈立农回答了:“不是。”

“你知道耳洞打同一个位置代表什么吗?”

“哇!别说啦!”女孩顿时脸红成柿子。

陈立农撇了她一眼,并不打算放过这个问题:“代表什么?”

“是爱情的证明~”店主洋洋得意地笑出来。

“爱情证明?”伸手捏了捏耳朵,眼神顿时游移不定,回忆不是难事,难的是做出决定。最终他还是颇有些荒谬地笑了笑,和女孩商量:“我们都打左边耳骨吧。”

女孩张大眼睛:“啊?你要挑战耳骨噢?”

店主也惊到了:“呃……不好意思,我们这里要负责任,耳骨不能随便打的,最好去正规医院花个几百块钱,要不然发炎流脓很痛苦!”

“那么折衷一下,打耳骨外面那层皮,好吗?”

“也成,进去吧。”

直到假放完要上学的那一刻,陈立农看着镜子里睡眼朦胧的模样,努力蹂躏着自己的脸逼迫自己赶快清醒,带着淡淡氯味儿的自来水镇得满脸通红的时候,他才感觉到荒谬。

他取下银棒。居然留了它两天,这次是真的荒谬了。


9

班级乃至整个年级里杜撰的,关于李振洋老师的N角同人故事终于要对骨科下手了。
陈立农刚进教室感觉就不对劲,是那种战线转移的感觉。女生们谈论的焦点依旧是李振洋,不过另一位男主名字陈立农占了20%,李氏弟弟李英超占了79.999%。还做不做人了。

书包摔在桌面上,陈立农仰倒在椅子上,脑子空荡一片。

头发被拨弄了两下,陈立农霎那间皱了皱眉,极其不适地回过头猛一顿鸡皮疙瘩,语气还是面对女士的绅士温柔:“怎么了?”

“你吃醋么?”

“……说好了不上升真主的。”陈立农哑然失笑。

女生眼神依旧诚恳:“我觉得老师挺喜欢你的。”

“你们正常一点。”

“而且你也很帅,第一帅。”

“谢了谢了,我还真不是第一帅。”陈立农眼睛一飘就看见外面李振洋搓着李英超的脑袋路过,言情剧都不敢这么亲密。他突然伸长手臂把女生肩膀圈过来,笑了一声:“你是洋农党死忠对吧?”

“不,我是农洋死忠。”女生诚恳的眼神不改。


陈立农顿时有点被骚得头晕。


-TBC-


下章:

http://times914.lofter.com/post/1f32d213_12a472ca

评论(15)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