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os&Air-

粉丝数我也看不到那就好了

【洋农】奋力逃亡C2

*每晚八点,日更
*灵超npc

4

“农,妈妈对不起你……”

布着茧子的手握住妈妈抚摸在他肩膀上的手,带着能把人的希望之火支撑起来的力度,握了一会儿。随后人站起来给妈妈拢好被子。

他的存在本身就是希望,是猛烈燃烧出的所有的光。
“安心做完透析,您不需要道歉。”

女医生来看到他,笑容顿时比夜晚的明珠塔还要灿烂:“哎呀,是校草农农呀。小帅哥今天也来看妈妈啦。”

“不是校草,不是啦!”大男孩的脸上露出一丝羞涩,最后摸了摸妈妈的头发:“我先去买点东西,让爸爸陪着你。”


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医院门口。叮当响的自行车座上,只有校服的衣摆在夜风中起舞,两脚蹬得利索,不到一会儿就看到了前面步行街的光亮。

头戴红色三折帽的咖啡店门童看到他吓得捂住小嘴,眼睛睁圆了悄悄问他:“怎么现在才来?”
“我是来请假的。”咖啡店温柔的灯光照进晶亮的眸子,陈立农笑得憨憨的,埋头往后厨跑。
“早点买个手机不就结了嘛!”
“学校不让带!”

门童气得小脚一跺:“真是个老实孩子。”

陈立农的脚步在后厨转了个弯,偷偷进了老板的办公厅,咖啡店的办公厅设施自然也不会缺了情调,深红色绒面沙发和金色木料,莫名像极了某个人。
老板是个年近半百的胖男人,正悠闲地吹开茶沫。

“陈立农?你不是发过信息请假了吗?”

陈立农一言不发地关门,落锁。几步就到了老板面前,影子盖住了沙发上那个暗地里被店员吐槽一万次的肥猪。

“我本来可以不动手的。”

几乎撕裂空气的一脚飞踢直接踢炸了老板手里的杯子,鞋尖带着摧枯拉朽的瓷片瞬息之间顶上老板下巴,快到无法看清,等到看清的那瞬间,老板已经整个人斜飞出了沙发,重重地趴在地上狂吐茶水。

“用李振洋的手机发的,不是吗。”长腿闲庭信步地踩上后背,掏出老板的手机来,翻了翻历史消息:“有时候我还真羡慕你,可以又平白收他一份好处,又能像走狗似的给我提供少了20%的工资。‘老板,我是陈立农,我今天要请个假’来信是李大少,呵,历史记录都不销毁,实在太看轻我了。”

老板被踩着脖子踩得吃不消,涨着肥猪似的脸大叫:“李振洋要对你做什么我不知情!不知情啊!你要杀了我?”

“当然不会杀了你,老实说李振洋的目的他已经达到了,我要的呢是李振洋收买你的那些钱和你扣掉我的工资,就这么多。”

“松脚!松脚!”

陈立农皱着眉抬起脚。

“我手上没那么多现金,现在手机转给你,转到你账户。”老板大吸了几口新鲜空气,惊魂未定,说话的时候脸肉哆哆嗦嗦。

“行。”陈立农自己没钱买手机自然也就没有账户,犹豫了一下,快速输入一行烂熟于心的号码,点了确认。

当回到医院时,手上是满满的菜兜,有冷有热摆了一整张桌子,油光水亮的酥皮鸭已经好久没出现在家里的饭桌,一时间爸妈都舍不得下筷子,都抢着往儿子碗里夹:“农啊,你累坏了多吃肉。”

他笑得无比温柔,摸摸妈妈的长发,把一块肥厚的鸭肉夹进妈妈碗里:“要好好养病,妈妈很好,是我没有努力,以后一定会让家里过上好日子的。爸,你上班累了,多吃点,这么多菜我吃不完的。”

会好起来吗?其实陈立农咬着筷子在想,活着已经够费力气,把舍弃和掏空都当成公事公办就不会受伤。
可是他还有那么点……尽管虚无缥缈也想冒险一试的私心。

虽然嫌恶。陈立农自己也未能免俗。


5

“医生,能不能……手机借我?”陈立农看着女医生面露害羞,有些口拙地解释:“我想和同学打电话,我找他问作业,是,是男生……”

女医生被萌得发昏,立刻掏出了手机给他:“哎呀好可爱!给女孩子打电话姐姐也听不出来的喔!”

“没有啦!是男同学!”陈立农拿到手机禁不住医生调侃似的,飞跑进医院窗台,拨通电话,声音只有临近冰点的镇静:“李英超,你的账户上转了笔钱,帮我买个智能机,就是上次我和你说的牌子。”

“原来是你啊,我收到转账还吓到了呢!”李英超估计是在吃甜点,小银叉点在盘子上的声音似乎都带着香气:“那个手机真的很便宜诶,你确定要买?”

“物超所值。”

“行,不要质疑超级农农的观点。我在和哥吃饭,还有事快说吧。”

“……帮我办卡下个支付软件,剩下的钱转进去,留五百给你,上次你生日,我没有拿得出手的礼物……”

“你可别这么说了……”李英超耳根子软,一煽动就冒泪花,他是温室里的雪莲,有着骨子里培育出的烂漫:“你留着吧,我除了你这个人,其他什么都不要。”

陈立农着实有点感动,忍着涌上来的那星星点点的委屈,嗯了一声。有几声蝉鸣响起,他抬起头,骤然看向远方漆黑的夜空。


6

他又梦到那个画面了,但是这次更刺激,更没羞没臊。

他们在玻璃窗前做了,还是没进去,优越的身体交叠着,两人的东西都合并在陈立农手中来回摩挲,楼下的车水马龙不过是蚂蚁搬家,对面的大厦也冷冰冰不作亲昵状,后背箍着的人不出所料也是冰冷,只有自己的身体最热。

一起射在玻璃窗上,然后迷迷糊糊看着木子洋抽出纸巾善后,而他脱离了那个场景,回到逼仄的现实。

生活继续,还是低头不见抬头见。

今天也有李老师的课,两节连上。

李振洋换了领口打碎的设计感T恤,配合着带铆钉的浅色牛仔裤,整个人洁净出尘像是刚下了凡。陈立农保证老师有看到他脸上没忍住的一丝玩味笑容了,没错,谁都没比谁更干净,就是要花了钱也搔不到痒,才要一搔再搔。

他陈立农可是扮久了淡然。

“陈立农。”

老师又在喊他。白净的脸从教室后面抬起来,带着点儿萌到深处的无辜。
“上来解一下第二小题。注意写出过程。”

第二题的位置正好可以被讲台挡住。果不其然,李振洋往陈立农那里自然地走了两步,捉到他书写过程中的一点问题,腿蹭着腿,对着陈立农的耳朵。低语、呵气。

陈立农面色不改,双眼清澈地看着他:“老师……”

李老师一愣,果然放过了他。

陈立农坐回座位,像是逼迫自己镇定一样,颤着手指掐捏自己泛红发烫的耳朵。在别人问起耳朵的红时,可以让他们看见掐痕的程度。在掩藏方面他很希望能做到滴水不漏。

陈立农本以为放学后李振洋还会找他,但是还没等他的班级放学,先放学的班级楼道里就传来女生们的阵阵尖叫。这种尖叫里明明透着喜悦,真亏得任课老师被吓得不轻赶紧提前放了学。

如果没有提前下课,陈立农就不会看到那个场景。

高挑的李振洋,怀里抱着一个高中生,高中生的细长双腿环着窄腰,双臂搂着脖子,李振洋正带着温情的笑容稳稳地托着那人,往车上走。

问题是,这个高中生,陈立农认识。他曾经一起打工的同学,每天做早操都能看见的同学,李英超。李英超的校服领子里层,他偷偷掰给陈立农看过,那是一行中性笔写的小字:lzy。

陈立农当时把他当成可以尽管遗忘的秘密,现在他知道了,那缩写是tmd李振洋。


-TBC-


下章:

http://times914.lofter.com/post/1f32d213_129952a2

评论(4)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