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os&Air-

粉丝数我也看不到那就好了

【卜要搞鬼】救命我嫖到黑社会了!

dbq timos xxj
我尽力搞一个感情线,但满脑段子,就很烦。
(窝草这文最近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那么多人看了,谁能告诉我为森莫!!)

1.
小老板他家媳妇经常家暴。

2.
故事开始是这样的,我们姓王名琳凯的、人称小鬼的、踏实做人的好少爷今天被新认识的(狐)朋(狗)友言语刺激了,当场发誓要学一把坏坏。他本着研究探索的角度,想知道yp软件上那些美颜少女是不是真的有朋友吹的那么好看。
我看一眼就走,真的。要是人家真被约出来了,我还要苦口婆心劝人家吃饱穿暖回去好好过日子。
就这么决定了。小鬼的眼神变得无比坚定。

3.
社会凡上线。
卜凡凡今天烦恼得一匹。
没台词就算好,偏偏分配到的那词还特白痴中二,还得喊出黑手大佬的气魄,卡了五六遍导演比他先崩溃,给他兜里揣了二十块钱打发他走人。
要是被我发现成片里有我,我保准回来打爆你狗头。192的大个子心里想想就气不过。
不过还算不亏,他把人家道具枪给顺过来了。
他兜里揣着这把道具枪。他卧在公园的长椅打开手机,登录自己的账号,这是一个伪装成软萌lo妹的主页,他披着软妹皮在这个yp软件里潜伏已久,终于决定今天下手钓人。
这叫做江湖骗术。

4.
小鬼有自己的要求。
得是那种性格软的好说话的,不仅要热情,还要有一点可爱,能聊起来也不麻烦……等等,只要能聊起来的时候不被甩巴掌就行了,大庭广众脸上挂印可不妙。
他点进一个软萌软萌的粉色少女主页时,并不知道自己都做了些什么不得了的事。
[你在看我主页?]
[hi?]
小鬼第一次用这软件,被连续两声提示音吓得差点扔掉手机。
[诶 你能看到记录的啊]

这货第一次用yp软件?卜屑。
[aha,你好可爱噢(*´∀`*)]

软妹!正中下怀!但是小鬼是有原则的小鬼,是脱离了低级趣味的小鬼,是yp软件中的白求恩,不可能亲自开口吊妹子出来,男男女女的不健康。
[在做什么??]
对面秒回[好无聊,在看星星。]
[是啊是啊 今天晚上挺晴的]
[待会儿要做什么]
[不知道,没有要做的诶]

怎么还不约我出去。卜可思议jpg。手机快没电了,再不出手哥哥我今儿真的要睡公园了。
[小哥哥待会儿有没有时间啊,我们市区公园不见不散好吗?*罒▽罒*]

……[好]

5.
如果上天给他一次重来的机会,他一定收起好奇心,别去打开那该死的软件,顺便一jio踹在那些狐朋狗友的狗脸上。
而现在,我们可怜的小王吓得耳朵发红,深刻了解到社会生活真timo的有十分刺激,上一秒被萌妹勾搭,下一秒就被个192的大个搂着。去开房。
作死的现世报未免也来得太快了。
那把枪就在旁边这位大哥的口袋里,不管是搭着肩还是勾着腰走路,布料都扎扎实实磨蹭出里边枪的形状,直接顶在那截腰肉上。外人自然是看不出端倪,前台看到这亲昵友爱(攻受分明)的场景都强作镇定,一气呵成请进楼上,卜凡临走前还拿了盒儿酸酸乳。

6.
“你这样……对你自己没好处的,这是违法的……”
这句话在刚见面的时候已经说过了,但卜凡眼睛一瞟就把人吓住了个七八成,现在他在床上又露出满身戾气浓重的伤痕和不知为何鼓胀的腹肌,小鬼就彻底服气了,蔫巴得像是被命运扼住了咽喉。
“你,过来。”卜凡招手。
小鬼麻溜儿过去。
“你约的啥,找的啥样的人?”
小鬼一时半会不懂他的意思,只知道低眉顺眼,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我……我想找那种合法萝莉类型儿的。”
“我看你像萝莉!”
“对不起大哥!”小鬼被猛得呵斥,这就是吓得俩眼一黑,赶紧道歉。
“以前没约过是吧,我看你还是游客账号,连个头像都是默认的。”
“是的,大哥,我第一次,第一次……”
“行了,这次遇上我就算了,看你小模小样,以后不许干这事懂吧。”
“懂,懂。”除了点头,小鬼脑子一片混沌,过了大半晌才想到:啥?我被劝啦??

7.
之前天太黑而且满脑构思骗局,急着落脚的卜凡根本没太注意这人具体长什么样,只知道声音好听皮肤不错。现在光也敞亮了、人也歇下来了,才定睛看到这可怜娃儿的样子。
卜凡眼里的王琳凯,此时特别乖巧可爱。这人(为了安心上学)把头发梳得又软又服帖,眼睛和两团咬肌都和仓鼠一样圆滚滚的惹人喜欢,笑起来双唇明朗地咧开很是有感染力,委屈的时候眼睛就带着水漉漉的光(粉丝滤镜很厚了)。要不是卜凡暂时生存困难,恐怕根本下不了狠心去骗这学生。

等以后资金周转开了,保准把精神损失都一并交还。卜凡摸摸兜里拢共不到一百块钱,心里有了点小打算。

8.
整理立场,这位被192大汉说成“小模小样”的178青年仔细思索,但也没搞清楚为什么他们两个人现在在网吧打游戏,他手里还有卜大哥送他的珍珠奶茶。
卜凡熟练开启电脑上号,号的名字就叫“buff的小号”,段位还没练上去,正好可以带小鬼这种万年匹配。
小鬼觉得自己应该找机会报案才对,但大哥这么好,请他上网还带他上分,小鬼突然抱到了超级大神的大腿,大神报点准确直接、节奏感极强对英雄理解极深、一晚上连升了三个段位,如此厚爱让小鬼连报案都拉不下脸。
黑社会有这么友善的?
“还差多少?”卜大哥正熟练操作着猴子追杀脆皮,还贴心地让buff让人头给小鬼,小鬼正照单全收地爽快,突然听到卜大哥发话了,有点懵圈。
“啥?”
“还差多少到王者?”
“呃……”小鬼被连续的胜利冲昏头脑:“还差那么二十来个十七八个星吧。”
“想上王者么?”大神还是这么言简意赅。
“想啊,怎么不想。”
“后面会难打一点,我帮你打上去,和你双排三天左右过鱼塘,单排四五天。”
“不是,大哥……”小鬼懵逼:“你们……你们黑社会(小声儿bb)都像你这么热情吗?”
卜大哥瞥他一眼,修长的两根手指自顾自轻敲键盘,面色深沉莫测好像在思考些什么,小鬼偷偷观察一会儿没有头绪,但是命运并没有让他闲着,他被一声清亮的呼唤给弄走了注意力。
“诶呀?小鬼……诶哟卜凡凡儿你也在这儿啊?”

小鬼更懵,我们周美锐啊为啥你还和黑社会认识呢?
反观卜凡平静地看着锐姐,一脸的淡定分析jpg,两个人对了个眼色就勾肩搭背地走出网吧聊小天,留着小鬼在这儿脑子里上演情景剧。
不会是商量着把我卖了吧……完蛋,我这年轻的一生,别说是虚假yp,就算是真的也未终结处男之身,没有女朋友的人生是唔资格身先士卒的。

9.
“你喜欢他哪儿啊?”周美锐在晚风中撩了把短发,眼神有点揶揄:“他和我一个学校,这人我熟。”
卜凡不含糊,把在酒店里觉得小鬼像小动物特可爱特乖的心动瞬间添油加醋描述一遍,眉目间还有点骄傲,就算锐姐嘴里的半拉烟头滑落在地也没去在意。
卜凡说完,锐姐也回过神来,眼神颇有些忧心忡忡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大哥……珍惜现在。”
“你再这种眼神我就打你。”

10.
小鬼偷偷摸摸跑去听墙角,正巧听见一声“大哥”,卜凡黑社会实锤,整个小心脏都瞎他妈乱蹦了起来。
但现在怎么报案呢。对,卜凡有枪!就在他口袋里!有物证就能成功!
小鬼猛得窜出去,突然脚步又顿住了。万一牵连到周锐可怎么办?锐姐可是朋友啊。而且这个大哥貌似也不坏,对酒店要求不高,住俩晚上也花不了什么钱。
进退两难,小鬼听了想old school。

11.
卜凡回来了,带着点儿烟味。
“到时间了,我们回去。”
小鬼没想要跟他过夜,身子直往后缩:“你……你一个人住害怕不?”
“……我发现你有点儿欠揍。”

最后还是一起回了酒店,小鬼要打电话卜凡也没拦着,径自扒着衣服冲澡去了,很有气魄的样子。
第一个号码就拨给了周锐。
“你打给我干啥,卜凡下手啦?”
面对乐呵呵的调笑声,小鬼更急:“窝槽……你是不是混了黑社会?怎么和卜凡在一块儿?”
“谁黑社会了,我堂堂正正好青年。”
“那卜凡这人你清楚不?”
“他啊……”周锐想吐槽这人就是个四次元逗比,但介于对面是兄弟的好感对象,怎么着也得夸一夸:“……挺好的,会打游戏……会演戏……会……emmmm人又帅又高,就说说这气质……呃……”
“啥啊。”
“行吧,我这么和你说……”对面的声音显然是放弃挣扎:“他就是个逗比中二哈士奇,他做出啥来我都不奇怪。”
“那你直接说他是不是黑社会!”
“放屁,哪有穷得抽不起烟的黑社会,那是啥,黑帮上班族吗,他是不是跟你吹啥了?”
小鬼心下暗暗了悟,现在疑点只剩一个。
他正思考,卜凡就招手叫他来睡觉:“和谁打电话呢,那么久。”
洗完澡刮好胡子的卜凡和原本的沧桑凡大不相同,皮肤又嫩又白,唇锋如刀削般纤薄冷峻,双眉亦如山脊衬得双目越发狭长深邃。活脱脱大帅哥一个。小鬼被震撼到不自觉后退一步。
“睡一床……那很gay啊兄dei。”
“gay者见gay”卜凡作势要劈手刀,小鬼晃了晃躲过去,转而又被扯上了床:“你订的房间你得睡,不然浪费了。”
这算什么理由?
就算这人背后没势力,和一个比自己高十五厘米的人犯冲也着实不妥。小鬼就这么躺下了,等着卜凡睡着。
卜凡没让他失望,似乎也是很累了,不一会儿就安安静静呼吸均匀,半搂着小鬼仿佛安静休憩的大型犬。小鬼把手探入被子,去摸枪。
手一碰到衣服,卜凡就动了动,好像睡眠特浅。小鬼横下心撩起卜凡的衣摆,把手往底下探,去找那一坨枪状物。
“你别给摸错了。”卜凡突然说话。
“卧槽!”小鬼这才反应过来,手一哆嗦就往侧袋去,把枪掏出来摆弄,卜凡不拦着,只是牵过枪管,慢慢抵在自己的心口。
板机还在小鬼手里扣着,场面一时间有点震撼。小鬼吓得眼睛瞪圆,漆黑的夜色里像泛着水光的玻璃珠,卜凡半眯着眼静静看他,裹挟着晚风与光影,未免过于温顺。此情此景令小鬼的血压顿时有点儿升高。
“生杀予夺……悉听尊便。”
过了这把戏瘾,卜凡特开心,把枪撒开,带着小鬼的手扣扳机,一边扣一边还呵呵笑:“你说那个导演傻不傻,这个枪后面都有调气阀,观众看了根本……”
小鬼呆看着枪口冒出的稳定黄色火焰,转身就是一记战吼加泰拳警告。卜凡一下子给揍明白了,命运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就在小鬼抬起身的那一刻,脚一个踩空就滑下床去。
就算摔了一下,小鬼还是想把事情都搞清楚,什么中二哈士奇,导演和假枪,又是披皮主页钓鱼诈骗,卜大哥的生活好像很多彩啊。
“我……你……你是……”卜凡把他捞上床的时候小鬼还在组织语言。
面前人突然傻笑:“你摔失忆啦?小鬼你不记得了吗我是你老……”
“我没失忆,i fine,f**k you。“小鬼气到摸头,并十分怀念放假时期那自我的一头脏辫,要是有脏辫也不会被人当娃娃脸的软柿子捏了,全天下都知道你鬼哥世最皮。“你没钱住酒店能不能直接讲,我今天还真想到自己这么年轻还是处男就遗憾gg了,那我该多冤……”
“这个嘛……你倒是不用担心。”
卜凡拉下裤链。
“自己玩去,guna!”

12.
经历过奇妙的社会生活,才知道学校有多温暖亲切。我们踏实做人认真做事的好学生王琳凯在和卜凡怒撕一晚后(期间用英语、韩语、普通话、粤语的rap轮流diss了一遍),今天也要好好上学去。
人生还不够艰难,小鬼发现自己和卜凡同路到学校,卜凡看了眼他的教室,说去要办什么返校手续。
“你一社会爷还上高中?”
“不是啊”卜凡摇头:“我跟周锐一个部门,校内工作。”
“那也别来我教室!变态!”
“我就来!怎么啦!我这就进来了,我这就出去了,你拦我……”
卜鬼今天也打架了。
来日方长啊buff。
-END-

评论(2)

热度(140)